嗯

🍃【丞坤】俗气至顶

爱了爱了

俗气至顶.:

×乱七八糟的短篇甜饼 ä¼ªçŽ°èƒŒ


×其实这篇丞丞想对坤坤说的 ä¹Ÿæ˜¯æˆ‘想说的233


×有感而发的激情造糖 åˆ«ä¸Šå‡




×可配合 ã€ä¸žå¤ã€‘真相是真 é£Ÿç”¨








00.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他,是遇见爱情。


 


 


01.


 


 


其实我很赞同网上粉丝的一些说法。


 


比如说,蔡徐坤很温柔。


 


是的,他确实很温柔。就像每次在上台前总会塞给我的那一颗糖,甜意藏在细微末节处,太过于微小的理所当然。


 


你大概一下是寻不到的,但等你发现的时候就会是十里清风拂过人间,带来新雪初霁的温软春意。


 


可我不爱这样的他。


 


蔡徐坤对世人好得似是理所当然,叫那些没眼的人总觉着他好欺负,就连网上那些恶意的评论他也从不反驳,声音温和的同我说丞丞,不要生气。


 


可他在难过。


 


我常常不止一次的看到蔡徐坤在刷手机的时候,神情黯然,然后更加努力拼命的去练习。我记得那次在美国,他通宵练习了一个晚上,然后六点钟给我发消息说丞丞,我在练习室睡着了,所以昨天晚上没有回酒店,不要担心。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那天我在练习室门口站了一个晚上。我懂他坚强,懂他不愿把自己脆弱的那一面显露出来,懂他被伤得鲜血淋漓也会笑着告诉全世界他很好。


 


我懂他,但是我也希望我能陪陪他。他若是不想让我看到,那我便自己安静的守在他身后不让他知道便好了。


 


人们总爱说我还小,我之前觉着不对,后来喜欢上蔡徐坤我又就觉得他们说的对了。我的确太小了,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为他披荆斩棘做一顶独一无二的桂冠,甚至有时还需要他来保护我。


 


所以我得陪着他,这是我目前可以给他的,最全部的喜欢了。


 


蔡徐坤总喜欢掐着我的脸,奶声奶气的唤我丞丞,叫我慢些长大,可我只能傻兮兮的冲他笑,满心的难过也说不出一句不好,不好。


 


可我真的,真的想长大。


 


我想无所顾忌的爱他。


 


 


02.


 


 


蔡徐坤的身体并不是很好。


 


他的皮肤很敏感,总是会过敏,然后起满身的红疹子。他皮肤偏白,一点两点的红疹子布满全身的时候总是很显眼,每次他都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出去,为的是不让粉丝们看到他又过敏了,然后把自己热得不行。


 


但是粉丝总是火眼金睛的,每每都会瞅到他又过敏。蔡徐坤喜欢刷他粉丝的微博,一看到有关他过敏,评论下一排心疼和哭喊的时候,他就会靠在我身上,皱起秀气的眉,很苦恼的模样。


 


“丞丞你说,是不是我又没藏好,又被她们看到了,下次换个领子更高一点的好了。”


 


蔡徐坤自我纠结的样子是难得的稚气,他总偏爱把唇撅起,本就勾耳的少年音腔调会带着南方人特有的绵软,像是无意识的撒娇。


 


“哎呀,她们怎么这么傻啊。”


 


他又用脑袋蹭了蹭我的肩,黑色的卷发撩过我的侧颈,有点痒。我同他闹说哥哥你弄得我好痒,然后躲开不让他赖在我身上,他就会咯咯的笑着又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


 


说实话,其实我觉得最傻的就是他。


 


 


03.


 


 


蔡徐坤很爱哭。


 


他总爱说他很坚强,但是却是我们九个里面哭得最多最厉害的那个。他一哭就会哭得眼角都染得绯红,怎么哄都停不下来的那种,上回他哭得厉害,我给他说了好几个收藏了好久的笑话才把他逗笑,然后我一扭过头他就又继续哭得抽抽噎噎。


 


好吧,蔡徐坤真的太细腻了。


 


但他也的确坚强。因为我收到蔡徐坤在拍广告的时候被掉下来的牌子砸到了额角进了医院的消息时,发了疯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甚至还在笑。


 


“丞丞,没什么大事,别担心啊。”


 


“那些人怎么装的牌子——!”


 


“丞丞,别这样,别人也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气好吗?”


 


又是这该死的温柔语气。


 


我真的厌极了他这幅模样。我宁可他蔡徐坤像网上说的红玫瑰那样娇纵清高不可一世,也不愿看他这善到极致的温柔包容。


 


我是人,我爱他。所以我希望他可以对自己好些,可他总是愿意把自己放在世人之后。


 


可他是知世故又不世故的蔡徐坤啊。他不会,他永远不会把自己包装成带刺的玫瑰花,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蔡徐坤。


 


仅此而已。


 


 


所以我想不顾一切的去拥抱他。


 


记得那时我在公司里,和朱正廷他们一起签代言合约,我出去拨了个电话的时候经纪人的脸色已经很不悦了,我说我要出去的时候,他一把扯我出到走廊,语气冷得让人像掉进冰窟里的手脚冰凉。


 


“范丞丞,你还想不想走娱乐圈这条路了?你以为你现在很火了是吗,都敢耍大牌啦?”


 


“哥,我真的有事。”我面无表情的贴在墙上,手捏得死紧。


 


“你有什么事?我问你范丞丞,有什么比你前程还重要的事?”


 


我垂着头不做声,但是心里想的全是有啊,我怎么没有了,比我前程还重要的事就是蔡徐坤啊。


 


所以我逃离了。背后是经纪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但我只要他,真的。


 


 


04.


 


 


我去到医院的时候,蔡徐坤似乎很是惊诧。


 


他乖乖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额头被白色绷带缠得厚厚一圈,看起来滑稽又可怜。


 


“你怎么过来啦?”


 


他不太好意思的样子,捂着自己的额头,冲我露出一个甜得要命的笑。


 


我张了张口,但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说不出。刚才和经纪人顶撞、冒着被拍风险赶来的勇气一下就被这个笑容轻易瓦解了。


 


“嗯?”蔡徐坤歪着头,眨巴着眼看我,眼底折着阳光,或深或浅,明媚温暖。


 


可我只敢站在那里,一步也不敢挪开。天知道我多想过去抱住他,告诉他我多喜欢他。但是我不敢,我不能为了那点私欲害了他。那是蔡徐坤不顾一切也要实现的梦想,也是我的。


 


可他偏偏懂我。他就那样安静带笑的看着我,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右脸。


 


那一瞬间,我的眼睛涩得发疼。


 


 


05.


 


 


我知道我在怕什么。


 


所以才会像顽劣的任性孩子一样来寻他。


 


这样小的分离有很多次,我怕我连这一次阻碍都跨不过去,那以后呢?我和他的分离会更多更远,我怕有一天,我变成他们口中的长大,学会衡量轻重,然后因为什么所谓大局连推开全世界去拥抱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不想。我希望的是放在范丞丞心里的那个天平,蔡徐坤永远都胜过一切。


 


 


06.


 


 


“高低不下红翡翠,浅深还碍白蔷薇。”


 


 


07.


 


 


解散舞台的前几天,我软磨硬泡着蔡徐坤去染回了白发,然后给自己染上了久违的红色。


 


他挠着脑袋问我,范丞丞你搞什么啊。


 


我就笑嘻嘻的盯着他没说话,他也盯了我好一会,无奈的点点头说好好好,依你依你。


 


他还是这么温柔。


 


我晃神的盯着他,说怎么办啊老大,我不想离开你啊。


 


蔡徐坤愣了一会,然后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他笑的可好看了,像是清晖流转的明澈。他把手放在了我的颈后——他的掌心温热,捏得我后颈都是汗津津的热气,捂得我的颈和心窝都是热乎乎的融成了一滩春水。


 


哎呀怎么办,我好喜欢他啊。


 


我的蔡哥哥。


 


 


08.


 


 


跳最后一支舞EIEI的时候,蔡徐坤还是站在那个最闪耀的位置。


 


我突然就想起来一晃两年前,那个站在抽泣的我面前笑吟吟递过一张纸巾说加油的小哥哥。


 


结束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耳边响起的是台下粉丝瞬起的尖叫声。他弯着眼睛朝我笑,然后用手点着右脸,唇一开一合的说了些什么。


 


周围太吵杂了,我实在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是我分辨得出唇形。


 


他说给你。


 


给什么呢?给我你的心么?


 


最后的时候,蔡徐坤是站在我旁边的。他手轻轻的靠近了我的手,我拿手指撩了一下他的掌心,他面上还是咯咯的笑,或者笑得更欢了,然后我就一把牵住了他的手。


 


我拿开我和他的耳麦,贴着他的耳边说,我说,蔡徐坤我好喜欢你啊。


 


他这会眉目弯弯的乐得笑意都没边了,然后他故意压成了气音,在我耳边说话,像在说一个不为人知的浪漫秘密。


 


他说,范丞丞我也好喜欢你啊。


 


 


09.


 


 


我的确俗气至顶。


 


因为范丞丞遇到了蔡徐坤,除了那一个被世人道腻的爱字,一个字也不愿说出口了。












END.



评论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