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宝贝

啊啊 啊啊啊啊 啊我也想你啊宝贝

好梦不醒:







王子异出了公差去上海,一大早就走了。


 


 


 


蔡徐坤挣扎着履行了早安吻和送别吻的义务以后就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寝室里只剩下了他自己,还有三个来自同公司的队友。


 


 


 


蔡徐坤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在微信里给王子异敲过去一句到了没,又退出来开始刷微博。


 


 


 


寝室客厅里,三个队友不知道在玩着什么,这会儿正在吵吵嚷嚷的给对方起一些奇奇怪怪的恶俗外号。


 


 


 


“你是我最爱的亲亲小可爱!”


“哥哥才是最让我心动的甜甜小糖果!”


 


 


 


诸如此类的黏腻称呼,一个接着一个的往蔡徐坤耳朵里钻。


 


 


 


蔡徐坤听着听着,就一个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倒不是觉得队友们太吵。是蔡徐坤猛然注意到,他和王子异之间,好像就没有什么特殊的称呼。


 


 


 


别的小朋友都有,只有蔡徐坤小朋友没有。


 


 


 


蔡徐坤小朋友就觉得有点委屈了。


 


 


 


但是蔡徐坤小朋友还是很懂事。他低头看看消息提示栏依旧空空如也的手机,决定还是先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蔡徐坤叫王子异,除了子异,好像就再没有别的。


 


 


 


为什么呢。


 


 


 


因为觉得踏实。


 


 


 


就是哪怕有天大的事,只要叫一叫子异,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王子异,就是他的矛,也是他的盾。


 


 


 


他可以陪着蔡徐坤的披荆斩棘,也可以护着蔡徐坤的柔软细腻。


 


 


 


这三个字拆开来看,每一个都很简单,甚至笔画都很少。但是组合起来,就像是一面牢不可破的城墙,牢牢护卫着蔡徐坤所有的小小心意。


 


 


 


子异嘛。王子异。我的人。


 


 


 


蔡徐坤理所当然的觉得,子异这两个字后面,是要跟着咱们的。


 


 


 


子异,那咱们就三四段,你三,我四。


 


 


 


子异,那不然就咱们走呗,就再拼一次。


 


 


 


子异,那咱们,就算是在一起了哦。


 


 


 


他们一起经历过的这些事,或大或小,有好有坏。


 


 


 


但是他只要叫“子异”,王子异就一定会回答他“好”。


 


 


 


蔡徐坤有问过王子异,每一次回答他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后果。


 


 


 


王子异抱紧了抓着他的耳朵提问的人:“哪有后果,只是不想再让你一个人。”


 


 


 


就像他伸出去的手永远不会落空一样,他喊出口的子异,也永远都会有人回应。


 


 


 


蔡徐坤在心里盘算着他一天总共要喊多少句子异。


 


 


 


算来算去,蔡徐坤得出结论:可能他一天总共要说多少句话,就要配套的叫多少句子异。


 


 


 


蔡徐坤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结果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


 


 


 


他就转过头去想王子异都叫他什么。


 


 


 


蔡徐坤。坤坤。坤。


 


 


 


蔡徐坤想起来,那时王子异第一次叫他坤的场景。


 


 


 


王子异这个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又简单,又固执。


 


 


 


有些事上,他固执得很直白。


 


 


 


有些事上,他又固执得很弯弯绕。


 


 


 


蔡徐坤费了好大的劲,慢慢去练习,一点点学着怎样去解开那些绕成一团一团的绵密情意,最后才能剥出王子异最隐秘的少年心事。


 


 


 


从蔡徐坤到坤,只有两个字的距离。


 


 


 


但是蔡徐坤练习了三个月,等了三个月,才终于等到了石头开窍木头开花的时候。


 


 


 


王子异在深夜的大厂,躲在一个不会有人经过的楼梯拐角里,用力的抱着他,轻轻吻着他的耳朵,一声接一声的喊他坤。


 


 


 


蔡徐坤回抱着他的腰,在他怀里软趴趴的想,值了。不管需要练习多久,都值了。


 


 


 


蔡徐坤摇摇头,又给自己通红的耳朵扇扇风,继续想王子异还叫过他什么。


 


 


 


对了,还有那一次,王子异冲着镜头说,以后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


 


 


 


但是五分钟以后他又说,要带着蔡徐坤,去荒岛求生。


 


 


 


蔡徐坤本来听着那句喜欢的人还偷着在心里害羞,转过头听见荒岛又觉得生气,戳着王子异的腰问他说:“怎么呢,好日子过够了是不是。”


 


 


 


王子异就搓着裤子结结巴巴跟他解释:“不是啊坤坤。你看,我最喜欢的人,是你。我最喜欢做的事,是和你在一起的所有事。那所以去荒岛,我也想带着你。”


 


 


 


说到这儿王子异抬头看他,眼睛里全是笃定:“就……不管我去哪儿,我都想带着你。”


 


 


 


蔡徐坤阅读理解的技能炉火纯青。


 


 


 


他听懂了王子异的逻辑,直接拽过王子异的手问他说:“你最喜欢的人,是我啊?”


 


 


 


王子异腾的一下红了脖子,Bboy一点都不酷的只会楞楞点头:“啊,对。”


 


 


 


蔡徐坤就原谅他了。


 


 


 


蔡徐坤一边钻进呆石头的怀里,一边小小声继续给石头升温:“其实我也想跟你走的……毕竟没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像荒岛。”


 


 


 


想前想后绕了好大一个圈,蔡徐坤除了把自己的脸和耳朵都想红了以外,还得出了一个不怎么友好的结论。


 


 


 


他,好像不仅输给了队友们,还输给了会弯弯绕的老实人。


 


 


 


C位出道的队长不服气了。


 


 


 


于是蔡徐坤当机立断,给远在上海的王子异拨电话。


 


 


 


王子异在电话那头听了十分钟蔡徐坤毫无逻辑可言的意识流吐槽,说了句等我下,就把电话挂了。


 


 


 


蔡徐坤一愣神,手机又重新震了起来。


 


 


 


是FaceTime。


 


 


 


蔡徐坤接起来,对着屏幕里的王子异无意识的嘟嘟嘴。


 


 


 


王子异就看着他笑。


 


 


 


一边笑一边也冲着他努努嘴,说:“我也想你啊,宝贝。”


 


 




Fin.


 



评论

热度(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