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大明星和大大大金主

真好555555

提灯:

大明星是葵 大大大金主是丸


无脑甜预警


【一】


蔡徐坤是个大明星,准确来说明星大到一定程度是不需要金主的,可巧的是,王子异是个大大大金主。


蔡徐坤是在某次高奢代言发布会的时候认识王子异的,听说最近接到的好几个高奢的代言都是这个人帮他谈下
来的,经纪人安排说要他亲自去感谢一下。


去就去了,虽然他不是很乐意,但是人家确实帮了很多。
他已经挺久没有经历过这些了。
去之前还想着这有点像强买强卖——我也没跟你说我想要那些代言——虽然是想要咯………


王子异端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有点奇怪的是手机放在膝盖上,背挺的笔直,乍一看像哪个被罚坐姿的小学生。
蔡徐坤心里嗤笑了一下。
好歹也是个大老板,怎么看上去这么…嗯…这么幼呢?


王子异看到他来了,站起来对着他点了点头,还把手放在裤边擦了擦,才伸了出去。
蔡徐坤笑着和他握了握手:“王总好。”


【嗯挺不错的,不趾高气昂有教养有礼貌,还长得帅。】
【啧这长相,都可以去拍戏了吧。】
蔡徐坤脸上挂着营业微笑,心里在迅速打分。


王子异也在笑,脑子却里反省自己应该在这之前洗好手
或者拿纸擦擦手也好嘛,擦在裤子上像什么话!


两人入坐。
沉默。


其实业内这样的事情蔡徐坤之前也不是没有碰到过,不少有钱人就想仗着自己有钱包养几个小明星什么的,但是蔡徐坤吧,比较排斥这个,洁身自好,他的经纪人也跟他一个性子,看不惯这些所以一般有这方面倾向的活动找上门的话,都被他或拒或躲了。


但是这个人——
来之前经纪人跟他说:
“他挺,怎么说。是个好人。”
说完自己也笑了,摆摆手:“你自己去见见他吧,他说他也只是想见见你而已。”


“只是想见见我啊?”他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他真的只是想见见我?给我下药了怎么办?”
经纪人被他噎了一下,然后摇头斩钉截铁:“不可能!嗨!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不是那样的人。”


好吧确实不是,看他那个紧张的样子,他给他下药还差不多。
蔡徐坤一下子被自己脑内小剧场【大明星给金主下药】乐到了,没忍住笑了出声。


所以在良久的沉默之后,诺大的办公室只听到响亮的一声“噗嗤”。


蔡徐坤没想到自己居然笑出来了,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还停不下来了,最没想到的是因为又想笑又要憋着导致自己被口水呛到了。


好嘛,继【表演时裤子拉链开了】以后,【在金主面前笑到被口水呛到】容登某人人生尴尬榜榜二。


王子异有点手足无措,看着蔡徐坤弯着腰拍着自己胸口咳成一团之后心里只有:“好可爱好可爱!好可怜啊可是好可爱啊!”
被奇怪的萌点萌出一脸血的总裁试试探探绕过茶几蹲在了蔡徐坤旁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颇为担心地说:“怎么样?还好吗?要水吗?”


蔡徐坤马不停蹄地点头,同时还不忘在小本本上记下【金主声音不错。】


王子异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蔡徐坤的背,去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温水递给了终于喘匀了气的蔡徐坤。


蔡徐坤放下杯子,本来应该尴尬的,可是看到王子异又端端正正坐回原来的位置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我怎么感觉,你比我紧张啊?”
“嗯是吗?我…我是挺紧张的。”王子异笑了笑,然后故意放松了一下坐姿——其实也就是屁股往后面挪了一下。


【金主好害羞,挺可爱的。】


“你紧张什么啊?”蔡徐坤笑眯眯地说。
“你太好看了。”进房间以来,王子异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进蔡徐坤的眼里,又迅速移开。


【噗,我怎么感觉我在调戏良家妇女???】


“你也很帅。”蔡徐坤又笑,不再是最开始那种营业的笑,这个笑显得很真诚。
嗯因为金主太真诚了啊,他不真诚点好过意不去啊。


后来两个人漫无边际聊了一会儿,多半是蔡徐坤在问问题,诸如——
“你是我的粉丝吗?”
按道理对金主说这样的话基本上就可以告别这个金主了,更何况我们坤哥还用调侃的语气。
可是王子异也不是一般的金主,老老实实回答了——
“是。”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王子异莫名脸红了一下,也老老实实答了:“你出道没多久,我就喜欢了。”
蔡徐坤摸了摸下巴,有点疑惑。


他刚出道的时候过的挺难的。
公司刚起步,人很少,没有人脉又没有势力,他也拒绝通过灰色的手段来红,一心一意走认定的路,最开始的时候接到一个洗衣粉的广告,都够高兴好久,虽然广告费不怎么高,但是这个广告的覆盖率高的吓人,他那时在超市看到自己的脸都有点飘飘然,确实是靠这个广告提高了不少知名度。


“我不是…不是那个洗衣粉广告认识你的。”王子异想到什么,笑了笑,“虽然那个广告也挺可爱的。”


蔡徐坤一头黑线。
老粉的坏处就是什么黑历史都一清二楚!!!
拍那个广告的时候他才16岁,偏偏给他安排的角色是三十岁的“女主老公”,穿着不合身的西装笑得脸都僵了。
那个时候只觉得开心,甚至那件西装还被自家亲妈收藏了起来。
可是每次有粉丝去扒这些古早资料的时候他都恨不得装瞎。


可是这么一个糟糕的样子,眼前这个人居然笑着说可爱?


下笔不停——【资深老粉,粉丝滤镜可能有十米厚;笑起来也挺帅的,咦嘴角有个小括号,可爱。】
哦豁,他本来只给金主留了一页纸,看来不够记啊。


“我是在那之前,有一次商演,我当时也不太大,放学我姑姑来接我就带着一起去了。上厕所误跑到了后台,看到你在拉筋。很多演员都在待场可是你准备的最认真,舞台也是你的最棒,就记住你了。”王子异想到这里笑了一下,“后来我姑父有一个广告缺演员,我就推荐了你。就是那个洗衣粉广告。”


【这什么许仙白娘子千里来相会的缘分啊?这人真的没有在编故事骗我吧?可是这张脸你要说他会撒谎……我都不信。】


【二】


后来是蔡徐坤主动跟王子异交换了私人联系方式。
小奶狗愉快地交出了自己的颈圈。


王子异在这方面倒是不迟钝,从那以后经常约蔡徐坤出来吃饭,有时候会一起去健身。
于是蔡徐坤的笔记本上又添了一笔——金主身材非常好


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过去了两个月,蔡徐坤结束了新专辑的准备和宣传要开始天南海北地飞去巡演,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蔡徐坤问王子异说
“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忙呢?”
王子异笑了笑
“其实家里的事大部分是我哥在打理,我比他自由很多。”
蔡徐坤说
“那我可真羡慕你了,我又要跑巡演了。”
王子异顿了一下
“嗯是说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减少是吗?”
蔡徐坤忍不住调戏他
“是啊,你会不会特别想我啊?”
王子异停下刀叉,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
“会的。”
蔡徐坤没有把人撩到反而自己被盯到脸红了,低着头错开眼神开玩笑说
“那你这么闲,跟我一起呗?你又不是买不起票。”
王子异认真思考了一下,点头说
“以前确实会跟全程的,但是这次我可能没有办法了。”
然后抿了抿嘴
“坤坤,我,能跟你视频吗?就是见不到你的时候。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
蔡徐坤一下子笑出来
“可以啊。”


有时候是在化妆的时候接到视频,有时候是在巡演结束回酒店的路上。
王子异很少说话,只是会一直看着他,蔡徐坤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后来都可以在快把他盯穿一个洞的眼神下泰然自若的眯着眼睛睡觉了——是王子异说的 你就把我当你的粉丝 或者干脆无视我也行 我就是 想看看你
蔡徐坤一边在车上眯觉一边想 这个男人怎么做到让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啊。


每天都有,每天五分钟。


后来王子异好像也变忙了,蔡徐坤能看到他有时候是在书房里处理一些什么事务,有时候是在办公室。但是每次他接起视频的时候,王子异都会对着他温柔地绽开一个笑
“坤坤你好啊?今天累吗?”
他一开始还客客气气说还好。
是还好,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相反他其实早就习惯了。
可是有一次他正在被化妆师摆弄发型,看见那边的王子异看着他问完这句话之后,旁边的女秘书就一步上前出现在摄像头里——王总这份文件…
“我现在先有事,待会说。”
王子异回过头去看着她,眉眼间隐隐可见上位者的威压。
蔡徐坤一下子又被吸引到了,趁王子异回过头来看他就撅着嘴皱着眉头说
“累死啦!”
说完自己都感叹自己是怎么发出这种声音的。


那边的王子异听完这话眉头就皱在一起了,怎么扯都分不开的那种,看那表情好像是在忧心什么世界末日一样。
“我早就觉得你连轴转应该会很累的,可是你一直都说
还好,你以后这种事情要跟我说。”


蔡徐坤笑 心想 我怎么跟你说啊?我真的觉得还好啊。虽然很累,但是我就是靠这个活着的啊。我只是跟你撒个娇而已。


王子异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
“我想办法明天过来看看你好不好?我有认识一个按摩师,我带他过去找你,你明天是没有安排对吧?我明天大概下午到。”
蔡徐坤笑得跟吃了蜜一样,猝不及防在化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都被吓了一跳。
收敛了一下表情说
“不用啦,我明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我也认识按摩师啊。你忙你的,不用为了我分神。”
王子异耍赖一般撇撇嘴
“可是我已经分神了。”
然后接着说
“按摩师可以不来,可是我必须来看看你了。”
蔡徐坤明知故问
“为什么呀?”
王子异说
“我想你想的牙痒痒。”


【三】


第二天上午,蔡徐坤刚刚从被子里被助理捞出来就接到了王子异的电话


坤坤,起床了吗?
没有。
我到了机场了,有什么想吃的没有?我给你带过来?
有!想吃流沙包!
好,还有别的吗?
没了。
我大概四十分钟后到。
啊?机场离我这儿不远啊?
是流沙包远啊小傻子。


挂了电话蔡徐坤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通红。
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会撩了啊?我看走眼了?
蔡徐坤一边刷牙一边想他,想他开始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又是什么样子,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开始暧昧,他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
诶,他心动了吗?
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于是又开始从细节推敲自己到底有没有心动。
他不怀疑王子异是不是喜欢他,王子异的喜欢从一开始就摆在台面上了,他想视而不见也好,取走也好,都没有关系。
他怀疑如果有一天他正式提出【以后不要见面了】王子异就会从他的生活里完全消失。
想到这里的时候,蔡徐坤的心脏忍不住抽了一下。


啊我应该是心动了。


他想。


王子异赶到的时候风尘仆仆的,甚至还穿着皱巴巴的西装,一看就是连夜工作完了直接在飞机上匆匆忙忙补了个觉,一下飞机就打电话给蔡徐坤问他想吃什么早餐,然后打开手机查最好吃的流沙包在哪里,打了个车就奔过去给他买了回来。


蔡徐坤只消看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为自己做了一些什么。
他的人生中不能说没有人对他好,更不能说没有人爱他。
可是确切地让他感觉到被爱着的有几个时刻:
王子异每天例行问他累不累就为了得到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王子异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用他最快的速度赶到他身边


这就够了,他想。


被这样的人爱着,他还应该有什么要求呢。

评论

热度(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