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 太甜【短篇】

妈耶!甜过初恋!

KoniPark千:

来自味可滋小坤的激情产物。


好早以前有位朋友点了破镜重圆,我写啦! 




01


 


“前男友”这三个字在女生的心里就是个死人,在蔡徐坤的心里,还有点尸骨未寒。哪怕是在心里变成白骨森森的模样,那张脸还是没变,拿一双清得能看到心底的眼睛看他。


 


所以现在蔡徐坤看着眼前的王子异,就有点觉得面前这个人是一副行走的骨架,单剩一张妖精画皮,好看得不得了。


 


妖冶画皮裹上飘着灰尘的记忆,细碎零星都被蔡徐坤扔进脑海最深处。单单王子异看他一眼,就什么都被翻了出来,脑海里的鲜活记忆飘得到处都是。


 


02


 


蔡徐坤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替周锐顶了这个通告。哪怕他们俩是“落难兄弟相扶持”的关系,他也不该应了这个工作。


 


国内综艺这几年颇有点人才飘零的意思,一个个从创意部门改成了“整改部门”,美名如此,其实就是把国外火的综艺整整容换换脸,就成了一档新节目。没意思透了,节目组早就被骂成了二皮脸,只要有人看就成。


 


某台为了出头,硬是整出了一档全新的节目,叫《好胆你就来》,汇聚娱乐圈、电竞圈、体育圈各种圈的红人,每一期请不同圈子的红人来,抽签选得一个挑战项目。抽到歌唱,哪怕你是五音不全的体育生,也得跟歌手比唱;若是抽到电竞,就算你是坑王之王,也得组队和电竞选手正面刚……


 


所以呢,是涨粉还是丢人,好胆你就来!


 


节目组为了这个原创节目能够火起来,算是花下了大价钱。一口气请了偶像、电竞选手和运动员好几个圈子的当红人物,希望能从第一期就爆发收视率。


 


原本节目组请的是周锐,结果周锐临时出了急事,找到蔡徐坤的时候,蔡徐坤还在家里放假。他刚结束了一个电影的拍摄,给自己放了一个悠长假期。周锐就是知道这个事儿,才找了这个档口找蔡徐坤求助。


 


早年两个人都没红,纯真的北漂男孩,租了同一个房子里不同的小单间。有人说东北话和台湾腔是不是世界上最容易同化的口音,反正蔡徐坤觉得北京腔也差不多。他和周锐抬头不见低头见,偶尔竟然还能跑上同一个通告,周锐演女主角背后经过的路人A,蔡徐坤好点,演告诉男主角女主角在操场散步的路人甲B,友谊从此而起。


 


蔡徐坤是个纯正的南方人,温言软语染上了北京腔,那是真的奇妙到有些四不像。周锐比蔡徐坤虚长两岁,在北京待得更久一些,一听蔡徐坤说话那么耳熟,一拍大腿问他,你是湖南人吧!我也是啊!


 


革命友谊就此拉开了序幕。


 


革命友谊摊上了事儿,度假中的蔡徐坤怎么能不像哆啦A梦一样伸出他的援手。这比喻还是周锐说的,蔡徐坤记得他扒拉着已经开始需要补色的黄头发,回了一句,去你的,你才是蓝胖子呢!


 


蔡徐坤就在周锐孙子一样的“诶诶诶,我是大雄,你救救我吧。”的讨好中,打电话给经纪人,帮下了这个忙。


 


弄完了这些有的没的以后,蔡徐坤先去染了个头发。他的头发又多长得又快,一段时间就需要补染,他又想换个发色,想了半天还是补染了之前的颜色。


 


给他弄造型的Tony老师有点gay里gay气的,一边给他弄头发一边翘着兰花指夸他。


 


“小坤,真的皮肤越来越好,像个洋娃娃。哦哟,你怎么不试试染个粉色,白金色,肯定好看死了呀。”


 


蔡徐坤笑了,他现在说话已经标准得像播音主持,听不出是来自祖国大地的哪一方。只会让人觉得他是来自远方,可能是某个星系,也许生于某片星云。


 


“这样也挺好看的。”


 


他想,他不是念旧,就是习惯了。


 


03


 


蔡徐坤去过一个很小众的音乐节当嘉宾,那天同台的还有一个小清新系的香港乐队。她们站在台上用标准的粤语杂着充满港味的普通话,介绍了接下来要唱一首前辈的歌。


 


后台的舞台效果绝对是没有舞台下好的,蔡徐坤却听着一首不太听得懂的粤语歌,站在后台看着大荧幕上的歌词触景伤情了好久。那时候他已经和王子异分手两年了,王子异依然把各种翻墙APP玩得很溜,微博已经不再更新,而蔡徐坤却再也登不上曾经王子异帮他弄的Instagram。


 


大家都是各界的红人,能混出头来,除了过硬的实力,自然还有八面转圜的能力。几个人点头打招呼,山不转水转,再怎么躲着,在众人面前还是得掩饰太平。


 


蔡徐坤一把握住了王子异的手,礼貌地鞠躬微笑。


 


“你的新歌很好听。”著名篮球运动员抛下了友情的橄榄枝。


 


“谢谢。上回的亚洲锦标赛打得很精彩。”


 


蔡徐坤不动声色地把橄榄枝扔了回去。


 


第一轮他们抽到了“篮球”,突然就把一档子综艺节目变成了校园体育友谊赛的现场。电竞选手范丞丞长得高,没在怕的,歌手代表尤长靖立刻苦不堪言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汇集了演员、偶像、电竞选手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职业,他们竟然一溜儿都超过了一米八,独独留下了他,和哪两个人站一块儿都能形成一个凹字。


 


六个人正好分成了三人篮球赛,蔡徐坤怀疑是不是遇到前男友容易倒霉催,第一个被王子异抽中,成为了和王子异对立的队长。按照规矩他们俩猜拳选人,蔡徐坤被迫和王子异站在面对面,一出手就是个拳头,毕竟是周锐说的,伸出援手嘛。


 


王子异两局都输给了蔡徐坤,温和又谦让,让人觉得他好像是故意这么让步。


 


林彦俊作为一个演员代表,却好像一个资深综艺咖,站在王子异身后使劲儿撺掇,咧着一口台湾腔添油加醋地说,好了啊,现在双方队长放狠话时间!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看对战不怕炮火儿砸。


 


蔡徐坤昂着他刚刚染的头,挺直了胸膛说:“输给我你就太丢人了啊。”


 


无论蔡徐坤怎么昂,和王子异的身高终究还是差了那么几厘米,一点也不妨碍王子异低着眼睛看他,顺带还薅了一把他的脑袋:“不丢人,大家会看得出来我让着你。”


 


这一来一去,好像谁赢了都有点不光彩。


 


04


 


王子异话是那么说,真上了篮球场可一点没有手软,对着蔡徐坤严防死守,两个人肩膀抵着肩膀,汗水流到了一块儿去,顺着紧密贴合的手臂缝隙,滴在奔跑声不断的篮球场上。王子异微微低头,在蔡徐坤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话,转眼蔡徐坤手上的篮球就出现在王子异的手上,投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好久没有这样贴着你了,坤。”


 


王子异带着低喘的气声还在蔡徐坤的耳边回荡,他站在篮球场上喘着粗气,看着王子异一整套动作,附带一个得意的抿嘴笑,顿时有点气不打一处来。王子异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竟然这样使阴招。


 


王子异其实也很惊讶,蔡徐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撩拨了,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让他走了神。


 


王子异第一次见到蔡徐坤的时候,是在大学校门口的学生街里。画面绝对不是什么俊男帅哥的完美邂逅,而是一个挂着毛巾的男孩蹲在水果摊前写标牌。


 


王子异刚刚结束学校举办的篮球赛,被队友们拱着一起去校门吃晚饭。一到傍晚校门口就会热闹起来,摆摊的,弹唱的,各式各样,王子异作为著名的校篮球队队长,走一条路能够收到713条热烈的注视。


 


他从来没把那些注视当一回事儿,现在却把他仅有的注视投给了一个蹲在地上的男孩。那男孩穿着鲜亮的嫩红格子衬衫,烫得卷卷的发型让他看起来像个小孩子,而且他蹲着的背影,确实就像是个五岁大的小孩。


 


他在牌子认真的写下“甜过初恋”,王子异看着他点下最后一个点,心里得出了个评价,这小孩字写得不咋地。不止字不咋地,画也有些惨不忍睹,旁边的香蕉苹果梨无一不像是个畸形物种,王子异不由得在后面笑出了声。


 


夏天有很多种味道,围绕着鼻息争相出现的泳池的消毒水味儿,女孩身上喷的香水味儿,甚至是路边摊切好的西瓜飘着淡得好似没有的味道,它们都只是味道。但是那年夏天,王子异在男孩转过头的瞬间,看到了水果的味道,清甜泛着甘。


 


蔡徐坤的水果摊生意很好,一到傍晚的时间,就会有一群穿着篮球服的男生,汗流浃背抱着篮球,到他那里买水果。他一直觉得是自己甜过初恋的牌子写得好,后来才知道那些人都是王子异的篮球队队员。


 


蔡徐坤后知后觉很久的原因在于,王子异和那些大汗淋漓,头发好似刚洗过的男生完全不一样,他从来没有穿着篮球服出现,总是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干净的白T恤,哪怕在炎热的夏天,都能感觉到整个人的清爽。他每天来和蔡徐坤买很多水果,又是一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样子,逮着机会就问蔡徐坤,这个好不好呀,这个甜不甜呀,不甜怎么办呐。


 


蔡徐坤一开始把王子异当普通客人看,后来见得多了就熟了起来。说话也会不客气起来,指着自己画得很辛苦的牌子说:“这位客人看一看,甜过初恋OK?不甜不要钱好吗?”


 


“啊,可是我没有初恋诶。”王子异手上拿着个红通通的苹果,冲蔡徐坤笑,“没有参照物怎么办啊老板?”


 


王子异还记得那时候天气已经冷了下来,蔡徐坤穿着白色长袖套着一件黄色的衬衫外套,站在五颜六色的水果摊后,一整片色彩缤纷里,蔡徐坤特别亮眼。


 


彼时蔡徐坤已经知道王子异的心意,给篮球队打了不少折,他自以为掌握了不少关于王子异的八卦,其实连自己在篮球队内被称为“嫂子”都不知道。王子异露骨又掩饰的问话让他红了脸,亚麻黄的卷发、亮黄色的衣裳,搭上渐渐红起来的脸颊和耳尖,王子异觉得眼前的画面精彩极了,值得一生珍藏。


 


“那我……”蔡徐坤从水果摊后跑到水果摊前,站在王子异面前,笑得甜度超标,伸手指他写的歪七扭八的牌子问,“那我改成甜过暗恋?”


 


“糟糕了,小老板。”王子异低头看蔡徐坤,毫不掩饰地直勾勾盯着看,“你要亏本了,这些水果都没有你甜。”


 


05


 


归功于王子异一直都没让着蔡徐坤,凭着一身真材实料的篮球水平,让尤长靖全程只做了软绵绵地跟着到处跑,轻松地躺赢了整场比赛。


 


第二轮由王子异抽签,抽到了电竞。说到底电竞圈还是随意了一些,范丞丞立刻在场上撒开欢儿庆祝,连带着男团代表Justin也high了起来,两个人一拍即合,成了组团队友。双排赛即将开始,蔡徐坤带着篮球赛上对王子异的怨恨,和王子异组成了双排队友。


 


两个人一开场就不顺利,蔡徐坤跳伞慢了一步,落得比王子异远了一些。王子异低声笑,闹得蔡徐坤有点尴尬,他本来就没时间玩游戏,哪里知道这个鬼游戏怎么玩儿。


 


王子异的跳落点选得很好,物资很充足。开着车“突突”了好一会儿,才找着了四顾茫然的蔡徐坤。王子异扔了把枪给蔡徐坤,沉着声音叫他上车。


 


两个人上回坐在同一辆摩托车上,蔡徐坤恍然觉得,好像已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


 


王子异其实是不喜欢这些“皮包铁”的危险驾驶,可看蔡徐坤对这些东西颇为感兴趣,就从室友那里借了辆摩托车。室友是个爱车的主儿,把心爱的摩托车当老婆看,千叮咛万嘱咐,你们谈恋爱可千万别伤着我老婆。


 


王子异学着他的北京腔说,得嘞得嘞,回吧您内。


 


蔡徐坤果然很喜欢,坐在后座上扒拉着王子异的牛仔外套,在心里把七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演了个遍。他靠在王子异的肩膀上,所有的风夹杂着呼啸的声音从他的耳边经过,所有的风景在快速地倒退,他和他的子异一路向前。


 


他和他的子异当然没能一路向前,否则怎么来的久别重逢。过去的种种回忆倒退着过去,随着他们的分手开始,逐渐开始萧刹了起来。


 


蔡徐坤拼了命勤工俭学,为了家人并不同意的星途梦想。王子异和他不一样,天子骄子,打篮球是爱好也可以当做未来,不上心的学业也能成为他接收家族的帮手。蔡徐坤的手上被栓上了铁链左右拉扯,究竟是翻山越岭开出绝处的花还是脚踏实地握住手边的他。


 


临近毕业,栓在左右手的铁链好似贯穿了他的琵琶骨,他苦守着锥心刺骨地痛,也不敢和王子异提他想去北京。王子异浑然不知,拿着美国那边篮球队发来的邀请,兴致冲冲地问蔡徐坤要不要一起美国。


 


他忍了好久的刺痛终于穿透了他的骨头,让他的血肉都在隐形中作痛,化成了一句句狠心无情的话语。


 


他提出了分手。


 


一开始王子异慌乱地抱住了他,随手甩掉了手上的通知书,常年打篮球的手臂收紧了蔡徐坤的腰,一遍遍问他,怎么了,我可以不去的,怎么了。


 


蔡徐坤被自己的拖泥带水悔恨得连呼吸都牵扯痛觉,若是他能在这通知书出现提出分手,也许他现在就能因为心软不管不顾地扑回王子异的怀抱。


 


可为时已晚,分开对他们都是更好地选择。


 


 


纵使王子异如何神通广大,蔡徐坤还是站着大咧咧地给范丞丞送了个人头,王子异站得太远,避免被范丞丞收个满贯人头,干脆“见死不救”。


 


蔡徐坤摔下耳机,对于这把只有一段“摩托车之旅”的游戏颇有微词,他在篮球赛上就受了一肚子气,到了现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别走,你开我的视角,帮我看看。”王子异趴着躲在二楼,沉着地叫蔡徐坤帮忙。


 


“你就不怕我报复你?”


 


“那也没事。”王子异抽空转头看了眼蔡徐坤,这回倒是没动手,就是眼神不怎么规矩,笑得十分促狭,“都是队友呢。”


 


蔡徐坤真想一脚踹上他的椅子,把他赶到十米开外。可惜他有心无力更没胆儿。


 


蔡徐坤的早早牺牲反而好像是帮到了王子异,先后根据蔡徐坤的帮助收了尤长靖和Justin的人头,拿了不少物资。最后毒圈缩小的时候,又在安全区内,王子异有如神助,竟然几枪打败了范丞丞,最后吃了鸡。


 


范丞丞可不像王子异,蔡徐坤心里用的形容词是“衣冠禽兽”,范丞丞放水是相当明显,最后场面皆大欢喜,王子异还特地感谢了蔡徐坤,一早牺牲让他们最终吃鸡。


 


也不知道是感言还是暗讽。


 


06


 


最后玩的是友谊赛,玩的是综艺里常出现的“画画接龙”,坐在最后一个的人猜。一开始节目组设置这一段只是想来点娱乐项目,哪想到这一个两个的天选人才,画画起来竟然这么怪力乱神,苍天看了会落泪,美术老师看了想教数学。


 


这样如何能猜对,王子异对着尤长靖画的狮子猜了半天,皱着眉头猜测性地问,海豹?!


 


林彦俊大喊完蛋,紧急策划大家赶紧换位子,画画的不行,猜的人领悟力也好完蛋!


 


大家在笑声中一阵慌乱,蔡徐坤走走绕绕,把位子换到了王子异旁边。明明今天因为旁边这个人受了一肚子气,却怎么也没办法远离他方圆两米。


 


蔡徐坤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坐着转椅左右摇晃,假装再找机位,余光却明明白白地锁着身边的王子异。可惜身边人今天好像决定冷酷到底,连个不经意的眼神都没有丢过来过。


 


才眨眼工夫,蔡徐坤就看到身边的人变成了范丞丞。王子异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位子,坐在Justin旁边,像个好奇的孩子,伸手触碰Justin的假发,两个笑闹到一块儿。


 


曼妥思被丢进了可乐瓶,辣椒粉迎面扑来一面网,嗓子里漫开了酸柠檬。忍了一天的蔡徐坤终于觉得委屈了,碍着一架架对着他们的机位,只能全往肚子里吞。


 


范丞丞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和谁都自来熟,往蔡徐坤的破洞牛仔裤伸爪子。电竞选手的手很重要,范丞丞的指甲剪得很干净,挠在蔡徐坤的腿上带着痒痒的触感,蔡徐坤抬开腿不让他碰,小孩更是跟过来。


 


又想哭又想笑,蔡徐坤笑着伸手佯装要打开范丞丞的手,突然就听到王子异的声音。


 


“丞丞,准备玩游戏了。”


 


蔡徐坤撇撇嘴,没意思,垃圾游戏。


 


07


 


上班苦,上班难,上班甜品都不加糖。


 


蔡徐坤觉得今天不是上班,简直是在渡劫。王子异这个劫难存在即烦恼,竟然还三番四次折难他,他只觉得自己立刻能够功德圆满,羽化成仙。


 


听说成仙之前还需要遭受天谴,蔡徐坤要是知道下了班王子异还能找上来,绝对不会妄想成仙了。


 


说起来画面也是很好笑,他和王子异都坐在加长车内,俩人一人从窗户里露出个脑袋来,画面俨然是特务接头。


 


王子异伸手递给他一个金色的徽章,蔡徐坤接过的时候还想着,原来不是特务接头,是白粉交易。


 


“吃鸡奖励,这个是你的。”


 


蔡徐坤手上把玩着小小的金色勋章,没想到分手两年了,临了还能再拿个情侣同款。


 


“谢了。”


 


蔡徐坤按上窗户就想走,热着脸往上贴的事情,他可不想在一天之内做两遍。


 


“坤,等一下。”


 


蔡徐坤的车窗户按到一半,正好能露出他的一双眼睛,剔透漂亮得像是工艺品。工艺品没什么感情,只是往对面一看。


 


一整天玩着“拿起放下”游戏的王子异反而局促起来,措辞了半天,只会让蔡徐坤等等,等等又等等,简直快要喊出一段旋律来。


 


“有事么?”


 


“我……”


 


王子异竟然趴在车窗上,一双明亮的小狗眼放着可怜的光,蔡徐坤竟然一瞬间觉得他快要看到耷拉着的大型犬耳朵。


 


“我很想你。”


 


蔡徐坤结合了王子异今天一整天的表现,怕是觉得恨着想也算想。


 


“我后来吃过很多水果,始终觉得没有你挑的甜。”王子异干脆打开车门走下车,示意蔡徐坤把车窗户往下放一点,低着头和蔡徐坤说话,“这两年是对我不懂事的惩罚,我特别想你。”


 


蔡徐坤哇哇地想,我心里的曼妥思不够用了,你到底还要说什么。


 


“其实周锐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的,他说你很想我,我开心得不行,又怕他是在骗我。毕竟当初是你提出分手,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就想着,在综艺上欺负你,你会不会跟我有话直说,可是看起来你又要跑了,跑得比上次还远。”


 


“蔡徐坤,我是真的好怕。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到底有没有想我?”


 


王子异站在车窗外,保持着半弯着腰的姿势,不愧是专业运动员,体力可真行,足够撑到蔡徐坤消化掉今天受的天大委屈。


 


“王子异你个王八蛋。”蔡徐坤张口连了句国骂,“你今天盖了我几个球你知道吗?!”


 


“对不起,我都让你盖回来。”


 


“我换位子过去找你,你就换走了,说什么想老子。”太委屈了,蔡徐坤觉得他的委屈在一点点地敲击他的泪腺,他绝对是因为疼才掉眼泪。


 


“不想老子,就想你。”


 


王子异伸手给蔡徐坤抹眼泪,手心手背交换着反复擦,再伸出来玩自己的裤子上擦,傻里傻气的样子都把蔡徐坤给逗笑了。


 


王子异伸手做了个过来的手势,蔡徐坤傻乎乎地就条件反射地听过靠过来,刚倚到车窗边上,就被一直弓着身子不动的人给吻住了。


 


王子异捧着蔡徐坤的脸,特认真地说,果然什么都甜不过初恋。


 


08


 


你是香橙芒果香蕉西瓜草莓甜度超标的水果味儿。




                                          -END-


音乐节bgm:《独身的理由》—— my little airport


摩托车bgm:《天若有情》——袁凤瑛

评论

热度(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