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听话

太可爱啦5555555

好梦不醒:





北京到长沙,再从长沙到北京。




单程的话,铁路里程1587公里,飞机航线1446公里。




好远啊。




如果加上吵架的话,那就更远了。




王子异,巨蟹座。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天生不会生气。




就算偶尔生气,也是和自己生气。




蔡徐坤看见这段采访的时候,好巧不巧,王子异正在跟他生气。




蔡徐坤冲着视频里人面佛心坐得要多端正有多端正的王子异吐舌头:“大骗子!”




这事说起来,还要怪队里的小学鸡。




三个同公司的,一个宝岛的,一个忧郁菠萝。




五个人一起,开了个盘赌博。




赌王子异,能容忍蔡徐坤到什么地步。




长期有效,童叟无欺。




宿舍房间里,有王子异很多年前买的一个篮球明星的手办,还是带着球星亲笔签名的。




蔡徐坤的眼神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屏幕上,随意的伸了手去架子上掏零食。一个没留神,就把这手办给摔成了断臂维纳斯。




一声脆响,瞬间引来五个脑袋扎在门缝里围观。




蔡徐坤吓的头发都趴趴了,零食也不想吃了,就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王子异。




王子异洗了澡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一小堆塑料碎片。




五个赌徒里面最小最机灵的那个说:“这回妥了,我看有戏。”




王子异走过去,握着蔡徐坤的手翻来覆去地检查:“有没有伤到?”




蔡徐坤摇摇头,畏手畏脚的去抱王子异肩膀,腻腻歪歪跟他道歉:“对不起啊子异……我陪你再去买一个一样的,好不好?”




王子异亲亲蔡徐坤,给他拿了零食放在手里,又把不知道被他踢到哪儿去的拖鞋给他穿好了,这才低头去收拾残局:“那新的签名,我想要坤坤来签。”




五个脑袋唉声叹气依次消失的时候,被蔡徐坤眼尖的给看见了。




蔡徐坤抓过宝岛单纯弟弟,问出了来龙去脉。




弟弟最后苦恼的说:“我们是真的有在服气子异哥啦,这么久都不生气耶……我们五个都没有赢,被当做临时庄家的小猪存钱罐都要塞不下了啦。”




蔡徐坤想想断臂的手办,又看了一眼柜子上冲他笑得很喜庆的胖胖小猪猪,胜负欲突然爆棚。




于是新的赌约成立了——如果蔡徐坤能在今晚之内让王子异生气,那小猪存钱罐就是蔡徐坤的。如果不行,就要请五个队友吃海底捞。




蔡徐坤把这事想的很简单。




别人不知道,蔡徐坤心里还是有数的。能让王子异生气的方法,他有一百多种。




而且王子异那么宠他,就算真的跟他生气,只要他亲亲抱抱的哄一哄,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赢了钱以后,还能偷偷买一个手办送给王子异让他感动感动,蔡徐坤想想就觉得美滋滋。




晚饭的时候,趁着王子异被经纪人叫去谈话,蔡徐坤偷摸吃了两筷子弟弟特意点的爆辣麻辣烫,又灌了一听带着冰碴子的可乐。







赶在睡觉之前,蔡徐坤不负众望的,拉肚子了。




王子异抱着瘫在他怀里连哼都哼得很小声的蔡徐坤,一只手给他揉着肚子,又心疼又疑惑的问他:“白天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蔡徐坤整个人有气无力,脑子也不怎么转弯,想都不想就什么都往外说:“就吃饭的时候,喝了冰可乐……”




果然,王子异一听就把蔡徐坤从怀里揪起来,平日里古井无波的眼睛满是严肃,直勾勾盯着他问:“冰可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嗯?”




在一起快半年,王子异还是头一次这么凶的跟他说话。




蔡徐坤的肚子正咕噜咕噜的扭着劲儿疼,又手软脚软虚得不行。




身上难受,心理也没得到安慰,蔡徐坤手脚乱蹬着不让王子异抱他:“就这一次嘛!我又不知道怎么就会这样了……你这么凶干什么!”




王子异看着他,小脸都白了还咬着嘴唇跟自己闹脾气。




王子异也心疼,于是伸手又去抱他:“坤坤,我还不是担心你……我之前就跟你说,碳酸饮料不好,吃饭的时候喝冰的更不好,你怎么就是不听……”




蔡徐坤整个人都不太舒服,肚子里凉飕飕的不说,头也有点疼,晕头转向的完全忘记了自己要惹王子异生气的初衷,只剩下了委屈。




生病的时候本来就脆弱,就指望着王子异能说两句好听的哄哄自己,结果王子异只会数落他,还那么凶的跟他说话。




蔡徐坤含着眼泪自己往被子里挪,看也不看王子异:“你要是觉得我不听话,那你就不要管我!”




王子异就愣住了。




其实蔡徐坤自己说完了也有点后悔。但是他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就犟着脾气不想跟王子异道歉。所以干脆缩成一团,躲进被子里闷声难过。




王子异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无声无息的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关了灯,出去了。




蔡徐坤不知道,晚饭时经纪人找王子异出去,是因为王子异今天要连夜飞长沙,去拍一个单人广告。




蔡徐坤还缩在床上,在心里跟王子异放狠话:王子异,我只给你十分钟哦,十分钟你还不回来,我就哭给你看!




蔡徐坤蜷在被子里,等了好多好多个十分钟。




等到他自己抱着膝盖可怜巴巴睡着了,王子异也没回来。





第二天早晨坐在餐桌前喝着白粥时,蔡徐坤一边接过弟弟们毕恭毕敬捧上来的小猪存钱罐,一边听说了王子异去长沙的事。




蔡徐坤看看微信短信电话一个提醒都没有的手机,鼻子就开始发酸。




要连夜去工作的话,为什么不说呢。




都没告别,也没给他好好收拾一下行李。




怎么就走了呢,还生气呢。




还是在距离蔡徐坤几千公里远的地方,看不见摸不着的,独自生着闷气。蔡徐坤想抱抱他亲亲他,想跟他撒娇说子异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可是一样都做不到。




没有任何前例可以参考,也没人能告诉他现在应该怎么办。




蔡徐坤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支撑,无依无靠的觉得这个住了八个人的大寝室,特别孤独,特别冷清。




蔡徐坤抱着小猪回了屋里,裹着王子异的被子,一声不吭的开始看王子异的视频。




点开第一个。




哦,王子异在做这个采访的那天,给他买了一个在机场偶然看见的小玩偶,非说像极了撒娇时的蔡徐坤,现在还摆在他俩的床头。




再点开一个。




哦,他和王子异一起参加了这个综艺。玩游戏的时候,他一头撞上了王子异的胸膛,还被王子异抱在怀里摸了好久的头。




又点开一个。




哦,王子异参加这个活动的那天,他在视频里问王子异说异地恋的感觉怎么样,王子异一本正经的回答说感觉不好,因为实在是太想坤坤了。




所以王子异在下午一点钟推开寝室房门的时候,就看见蔡徐坤裹在他的被子里,冲着视频里的自己发呆。




王子异走过去,把手机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从被子里把蔡徐坤抱出来,搂着他坐在床头。




蔡徐坤在王子异怀里翻了一个身,着急的探出头去看王子异的脸:“你,你还生气吗?”




王子异摇摇头,握住他小心翼翼缩在自己肚子上的手去亲:“对不起啊坤坤……我没有生气,我就是心疼你……你昨天说的话,我认真想了好久……我觉得你说的也对。”




蔡徐坤猛然回想起来,昨天晚上,自己说了不要王子异管他。




蔡徐坤就更着急的去扯王子异的外套,从他怀里坐起来,抱住王子异的脖子不肯撒手。




王子异看他眼圈都红了,就又手忙脚乱的去揉他的眉毛眼角:“你知道的坤坤,其实我话不多的,就是可能关心则乱,就会让你有点烦吧……坤坤说的对,我有时候管的好像确实是太多了……”




蔡徐坤急得窜起来,拽住王子异的手放进嘴里就咬:“你怎么专挑这个时候听我的话!”




王子异忍着疼,又怕蔡徐坤牙疼嘴角疼,就努力放松下意识紧绷起来的肌肉。




王子异举着另一只手揉揉蔡徐坤的头发,又托着他的后脑勺,用鼻子去蹭他的额头:“不是坤坤说,不要我管那么多的吗……”




蔡徐坤松开他的手,一头撞进他怀里。这一下子,磕的两个人都生疼生疼的。




却没有人舍得放手。




这个迟到了十几个小时的拥抱,在此刻显得格外珍贵。




蔡徐坤四肢都缠在王子异身上,声音透过王子异的胸腔,闷闷的传进王子异的耳朵:“反正随便我怎么样,哪怕我生气也好,跟你吵架也好——你都得管我。”




王子异把蔡徐坤抱起来,揉着他的耳朵吻他:“好,我管你,一直管你。”




洗过澡,又喂蔡徐坤喝了粥吃了药,终于能和蔡徐坤抱在一起往床上倒的时候,王子异被什么东西硌了后背。




掏出来一看,小猪存钱罐。




王子异把它拿在手上,冲着蔡徐坤哗啦哗啦的晃:“这什么?”




蔡徐坤打着哈欠又往王子异怀里挤了挤,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他说:“你坤哥给咱家挣的外快。”



Fin.

评论

热度(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