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坤】浪费

为什么我要大半夜看虐文5555

人间不值得:

  
  *BE预警
  *随便讲个故事  或许有番外
  *四千字一发完
  
  
  
  01
  
  人这一生有太多的强求不得。
  
  
  在离开蔡徐坤订婚宴后,陈立农就远走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蔡徐坤对此事毫不关心,该怎样还是怎样,生活规律一成不变,没受到哪怕丝毫的影响。
  
  
  被人问及陈立农的行踪,他也只是笑着摇头,眼底一片坦荡。看起来并不知情,甚至并不感兴趣。
  
  
  也对,陈立农的事,他又何时关心过。从来都是陈立农一厢情愿,撞南墙撞得头破血流。
  
  
  蔡徐坤的婚期定在深冬,与订婚日仅隔了半年。急切之心显而易见。
  
  
  陈立农终是挟着寒风归来,眉眼疲惫,落了满身的雪。
  
  
  02
  
  陈立农是七岁时遇到蔡徐坤的。
  
  
  那时陈立农随妈妈刚搬到小巷,被小巷孩子欺负得很惨。因为他与他们迥异的口音,因为他那从未露过面的爸爸。
  
  
  这些事他从未告诉过妈妈,只一个人扛着。因为妈妈很欣慰陈立农能那么快就融入新环境,拥有新朋友。
  
  
  他不想再让妈妈难过,妈妈已经够难过了。
  
  
  所以他委屈一点真的没什么的。不过就是每天笑着跟妈妈道别后,转身带着惊恐走向未知。
  
  
  那一段时间很难熬。他跟在所谓的朋友们身后被不客气的呼来喝去,像个卑微的仆从。小孩子无知且残忍,表达起恶意,所造成的伤害并不弱于大人。
  
  
  还好后来蔡徐坤出现了。
  
  
  此后无论过去多少年,初见蔡徐坤的画面依旧清晰得恍如昨日。
  
  
  是他的光来了。
  
  
  那时陈立农被按在墙根蹲着,饰演的是一条疯狗,按他们的要求是见到有人经过就要叫。越大声越好。
  
  
  陈立农不出声,他们就上去围着他拳打脚踢,说是要打到他叫为止。
  
  
  蔡徐坤路过见到了,皱着眉把人一个一个拽开。
  
  
  孩子们看上去都有些怕他,一哄而散。撇下一个蹲在地上蜷缩得很紧的陈立农。
  
  
  蔡徐坤没着急把他拉起来,而是紧挨着蹲下,探手在陈立农软软的头发上摸了摸。他动作很轻,与陈立农之前遭受的粗暴对待明显不一样。
  
  
  陈立农终于敢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过去。
  
  
  蔡徐坤从小就生得好看,唇红齿白一身贵气。陈立农只用看一眼就这辈子再难忘掉。
  
  
  他说,陈立农以后不会再受欺负,他会保护他。
  
  
  保护多久呢,保护到你长大。
  
  
  好呀。陈立农笑起来,那等我长大了,就换我保护你。
  
  
  后来想想,当时果真天真得可笑。
  
  
  
  03
  
  陈立农十七岁时,长到了需要蔡徐坤仰头看的高度。
  
  
  那个总跟在哥哥后面的小男孩慢慢走到了哥哥身前,以保护者的姿态想要为他抵御所有。
  
  
  那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十七岁的陈立农在放学后把蔡徐坤拉到了一条无人长街。
  
  
  他显而易见的紧张,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废话。
  
  
  “今天早上我妈妈做了粥给你,但是被我不小心弄洒了,你不要生我的气。等我学会了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今天英语小测了,我没考好诶,以后你可不可以给我补习一下英语啊。”
  
  
  “今天我在地理课本上看到马尔代夫风景很美,我们长大以后一起去那里看海好不好。”
  
  
  以后,真的是个美好的词。想到蔡徐坤会出现在他的未来,他就对未来充满期待。
  
  
  蔡徐坤乖乖被牵着走,笑吟吟的听他讲,偶尔点点头回应。
  
  
  从街头走到街尾,陈立农停了脚步。
  
  
  他转身,低了头看着蔡徐坤,目光闪烁。此时两人才发觉交握的手早已出了薄汗。
  
  
  蔡徐坤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想退一步回去安全距离。却被陈立农紧紧拉住了。
  
  
  “农农,怎么了?”
  
  
  陈立农眼睫垂下,遮了他过于执拗的目光。
  
  
  “我长大了。”
  
  
  蔡徐坤闻言一怔,猜不透陈立农的想法,只能回以笑,“是啊,农农长大了,现在都比我高了。”
  
  
  “所以……”陈立农手上又用了些力气,生怕蔡徐坤逃走似的。蔡徐坤白嫩的手腕被他攥出了一圈红。
  
  
  “可以换我保护你吗?”
  
  
  保护多久呢,就我这一生。
  
  
  “可以啊。”蔡徐坤显然松了口气,刚绷紧的身子又软下来。他踮脚揉乱了面前人的头发,像是在责怪他的调皮。
  
  
  陈立农却没动,表情没变,眸光更深一度。
  
  
  “那么让我喜欢你,也可以吗?”
  
  
  
  04
  
  蔡徐坤只当陈立农在开玩笑,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走了。
  
  
  这是蔡徐坤第一次撇下陈立农。当然往后还有更多次。直到陈立农这个人被他彻底放弃。
  
  
  陈立农觉得告白失败没什么的,他本来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虽然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许失落。
  
  
  但这些都没关系,如果和蔡徐坤之间的距离有一百步的话,他愿意一人孤身走完这一百步,去到那人身边。
  
  
  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是拼尽全力想要做好的。
  
  
  可没过几天,蔡徐坤就谈了女朋友,用行动告诉陈立农,不可能。
  
  
  陈立农见过那女孩,哪方面都平平无奇。可就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人,让他嫉妒得快要发疯。
  
  
  于是在十七岁,他和蔡徐坤有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吻。可惜味道很苦,苦得双方都不好受。
  
  
  蔡徐坤大概是没见过陈立农强势的模样,就算被按着亲吻还是一脸茫然,实在不敢相信从来乖巧的弟弟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举动。
  
  
  看来兔子急了果真是会咬人的。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陈立农双眼赤红,炙热的气息急促喷洒在蔡徐坤脸颊上,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底铺满悲凉。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他咬着牙又重复一遍。这时蔡徐坤感到有冰凉的水滴落到脸上。湿意慢慢渗进心里,惹得心脏细细密密的疼。
  
  
  这是蔡徐坤第一次看到陈立农哭,陈立农一直太坚强,小时候被欺负的那样狠都不肯落一滴泪。
  
  
  心里到底是有多疼,才能让这样倔强的人哭出来。
  
  
  蔡徐坤叹了气,原本要推开他的动作改成了深拥,很用力。他终于开口应答,声音干涩。
  
  
  “……我很喜欢她。”
  
  
  陈立农认识蔡徐坤十年,竟才知道一直待他极好蔡徐坤也是会伤害他的。明明说好了的,会一直保护他。
  
  
  可现在他也来欺负他。
  
  
  “我不会放弃的。”陈立农从蔡徐坤怀抱里挣脱出来,目光在蔡徐坤微肿的唇上流连了一瞬,转身离开。
  
  
  徒留蔡徐坤一人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站了许久。
  
  
  
  05
  
  陈立农觉得,蔡徐坤会分手的,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那个吻被两人心照不宣的忘在了心底最深处,仿若从未发生过。过了那日,陈立农依旧是蔡徐坤最乖巧的弟弟。
  
  
  到底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恐怕只有两人自己才清楚。
  
  
  陈立农倒是毫不掩饰对蔡徐坤女友的敌意,明里暗里都在表现着对她的厌恶。
  
  
  蔡徐坤女友实在受不了,也是找蔡徐坤抱怨过的。可蔡徐坤只是笑,并不放心上。
  
  
  他说,“农农还小,不懂事,其实他心不坏的。”
  
  
  这下女友再委屈也无话可说了。虽然她能感觉到陈立农的敌意,虽然她觉得小两岁实在算不得小。
  
  
  她到底清楚,陈立农在蔡徐坤心里的位置比她要高太多太多。硬碰不得。
  
  
  
  06
  
  蔡徐坤和女友感情一直很好,在一起多年甚至连吵架都不曾有过。
  
  
  哪怕那么多年,陈立农也一直没放弃。
  
  
  可惜感情没有天道酬勤。
  
  
  蔡徐坤和女友大学毕业后就要订婚了,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陈立农就像蔡徐坤人生中的一个小意外,并不影响大局。
  
  
  订婚宴并没有请陈立农去,陈立农就硬闯进去了。那时的他面色憔悴形容枯槁,站在富丽堂皇的殿堂中,更显狼狈。
  
  
  他无视了在座人或惊讶或鄙夷的目光,径直走向正在敬酒的蔡徐坤。听到动静,蔡徐坤回头望向他。
  
  
  对视的一瞬陈立农只感觉心脏一停。
  
  
  蔡徐坤西装革履,眉眼干净,倒是一如既往的好看。是陈立农这辈子都不想忘记的长相。
  
  
  不能忘记。
  
  
  陈立农夺过蔡徐坤手中酒杯摔到地上,凶狠眼神掩盖了眼底脆弱。他努力克制着心里翻涌不歇的难过,倔强的只肯表达愤怒。
  
  
  “蔡徐坤,”陈立农眨眨酸涩的眼睛,哑着嗓子说出那句熟悉的话,“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迎着周围迥异的目光,蔡徐坤拉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只是笑意未达眼底。
  
  
  他轻声,说出同样熟悉到让陈立农难以忘却的话,“我很喜欢她。”
  
  
  两段对话穿越时空在此刻重合,竟连语气情绪都别无二致。十七岁时钻心的痛感,陈立农终是又体味了一遍。
  
  
  他委屈的想掉眼泪,蔡徐坤总在欺负他,不过是仗着他的喜欢而已。
  
  
  最后,陈立农是怎样狼狈的来的,就是怎样狼狈的走的。所有人都看到他一直捂着心口大口呼吸,濒死一般。
  
  
  
  07
  
  后来陈立农就坐上了出国的飞机,且任性的切断了与亲朋的所有联系。他想去看海,很想去。
  
  
  十七岁那天两人的约定,到现在只能由他一人来完成了。
  
  
  到马尔代夫那天,风意外的大,把他吹得满脸是泪。
  
  
  他拍了许多海的照片,打包发到了蔡徐坤的邮箱上。海很美,他也想让他看看。
  
  
  发送成功后他盯着邮箱界面愣了很长时间,终是忍不住又发了句话过去。
  
  
  〖你再忍忍,我总会放弃的。〗
  
  
  不过是放弃和你在一起,不是放弃爱你。
  
  
  不会放弃爱你。
  
  
  只是蔡徐坤后来一直没有回复,倒显得他太自作多情。
  
  
  陈立农不在意,继续着他的看海之旅,继续让蔡徐坤看到世界各地的海。这样,也算两个人一起看过了。
  
  
  蔡徐坤再不欠他什么约定了。
  
  
  
  08
  
  收到蔡徐坤婚礼邀请时,陈立农正在圣托里尼看爱琴海。
  
  
  爱琴海,爱情海,这是世界上最适合两个人一起来的地方。哪哪都充斥着浪漫的气息。
  
  
  在成群结队的情侣中,陈立农的存在越发扎眼,与这里格格不入。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孤身一人。
  
  
  蔡徐坤发来的邀请实在官方,开篇就是一句“尊敬的陈立农先生”,让他不太想看下去。虽然最后他还是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漏的看完了。
  
  
  他笑笑,蔡徐坤竟然还敢邀请他去参加婚礼,是真的笃定了他不会抢婚吗。
  
  
  陈立农当日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酒店里行李凌乱,他没时间也没心思去收拾了。
  
  
  丢了就丢了吧。反正连他自己都被人丢掉不要了。
  
  
  
  08
  
  婚礼这天,雪虐风饕。
  
  
  陈立农规规矩矩的遵循着婚礼每一步流程,看着蔡徐坤与新娘执手换戒,听着蔡徐坤缓缓说出“我愿意”,在蔡徐坤亲吻新娘时还要随大家起哄欢呼。
  
  
  这世界何其残忍。
  
  
  最后敬酒环节,陈立农把蔡徐坤拦在了自己这里。他对蔡徐坤说,喝一杯自己就给一句祝福。
  
  
  蔡徐坤没拒绝他这近乎无赖的请求,沉默着与他一杯杯对饮。
  
  
  “祝你们百年好合。”
  
  
  “祝你们永结同心。”
  
  
  “祝你们白头偕老。”
  
  
  “祝你们天长地久。”
  
  
  陈立农国语本就不好,说了些俗套的祝语就再也说不出口。可蔡徐坤还在眼睛亮亮的看着他,手中是新满上的一杯酒。
  
  
  陈立农把他手中酒杯拿下来,自己仰头喝干。他喝得太急,止不住的咳。蔡徐坤下意识上前想帮他拍背,却被他躲开了。
  
  
  “……祝你们幸福。”
  
  
  蔡徐坤眼睫颤了颤,笑着点头。
  
  
  陈立农也笑了,在蔡徐坤转身走开后偷着抹去眼角沁出的泪。
  
  
  祝你们幸福是假的。
  
  
  祝你幸福是真的。
  
  
  我爱的人,一定要幸福啊。
  
  
  
  09
  
  蔡徐坤喝得太多,怕影响新娘休息,晚上非要一个人睡。
  
  
  他在床上躺了半夜,眼睛迟迟没有闭合,真像要在黑暗里找出点什么一样。
  
  
  他按开灯,熟悉了黑暗的眼睛被光刺激到,有一瞬眩晕感。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会给人一种下一秒就要死亡的错觉。
  
  
  〖爱和拥有是两件事,适不适合比喜不喜欢更重要 〗
  
  
  合上日记本,蔡徐坤闭上眼睛,看到了两个陈立农。
  
  
  一个是七岁的,说着长大以后要保护他的陈立农。
  
  
  一个是十七岁的,说着不会放弃喜欢他的陈立农。
  
  
  可这两个陈立农,都不是他的。
  
  
  记得有一次,陈立农问蔡徐坤,有没有后悔遇见他。
  
  
  蔡徐坤在当时没回答,现在却想给出一个答案。
  
  
  还好遇见你。不是别人,是你。
  
  
  不过他还是把那人弄丢了。从此那人生命里的日月明黯,雾霭聚散,云海浮沉,他都没资格参与了。
  
  
  好在这一辈子也没那么长。
  
  
  

评论

热度(1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