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坤/玩弄番外】指甲

我好爱

钟情小玫瑰:

※有点长,一发完


 


【番外】指甲


范丞丞这天晚上回家时,照例收到了蔡徐坤的拥抱一个。


 


美人哥哥抱起来的感觉是一如既往的又软又香,范丞丞抱住后马上就把脸凑到怀里人的颈间,用力吸了两口小美人身上的体香,直到蔡徐坤受不了地戳了戳他肚子一下,他才放开。


 


“哎呀——”


 


“哥哥你好香啊。”他诚挚地回答道,顺带拉住撩完人转身就要跑的蔡徐坤,可他一拉住对方的手后却发觉哪里有些不对,“诶哥哥,你手怎么了?”


 


他看见蔡徐坤的指头上红红的,赶紧把人搂过来抓过手仔细地看了看,发现蔡徐坤的指甲上涂满了暗红色的东西。


 


“涂了指甲油啦。”


 


“指甲油?”范丞丞觉得很新奇,他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但他都是看女生玩得多,从来没见他亲爱的哥哥涂过,他拉着蔡徐坤的手,盯着看了好久,“为什么要涂指甲油啊?”


 


“都怪周锐,”蔡徐坤两只手都被范丞丞抓了过去,范丞丞不只是单纯地盯着看,还要向上向下地摇一摇他的手,好换着角度看个仔细,“周锐拿来的指甲油,他说玩游戏谁输了谁就涂一点。”


 


“那你这都涂满了,你是一直输吗?”


 


“我怎么可能一直输啊!”范丞丞心疼的表情让蔡徐坤觉得好笑,拍了拍自家弟弟的手背好让他“清醒一点”,蔡徐坤解释道,“他们几个涂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好丑啊,我就干脆让女佣给我把十个手指都涂满了。”


 


“噢,所以这是女佣给你涂的,不是输了游戏啊。”范丞丞恍然大悟,继续盯着蔡徐坤的手指看。


 


蔡徐坤的手跟他不一样,他的手是很典型的“男生的手”,虽然不干粗活重活,但手指的指甲长得只能说是“可爱”而称不上“好看”;蔡徐坤不一样,蔡徐坤的手容易过敏,时时刻刻手上都要抹护手霜,一双手保养得跟女生一样,指甲的形状也好看。


 


这双手本来就纤长白皙,在暗红色甲油的衬托下更是漂亮得有种不真实感。指甲油的颜色也很好看,暗红暗红的,并不是第一眼看了会觉得亮眼的颜色,但换个角度、甲油在光线的照耀下反光时,那反射出来的红却像是不小心沾到指尖的鲜血那般,又艳又亮,仿佛下一秒这双手的主人就要用他锋利的指甲划开你的脖子,用你动脉里沸腾的血液将他的指尖染得更红。


 


“是不是很奇怪?”


 


“不会啊。”范丞丞把蔡徐坤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蔡徐坤找的这个女佣涂甲油的手法挺不错的,完全看不出来补涂的痕迹,只让人觉得这双手怎么这么美,“好看的哥哥,真的很好看。”


 


“是吗?”蔡徐坤并不相信,大概是他自己实在是get不到好看在哪里,所以纯粹就当范丞丞的话是在安慰他了,“我明天就让人帮我洗掉。”


 


说着就把手抽了回来,扭头进了屋里。蔡徐坤都这样说了,范丞丞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他是真的觉得这指甲油涂得挺好看的,但哥哥不喜欢就算了吧,反正刚才仔仔细细看的那一会儿,他已经牢牢地记住了这个颜色。


 


——以后有机会再骗哥哥涂吧。


 


 


 


蔡徐坤今天下午和周锐的几个朋友一块打了一下午的Switch联机。


 


周锐这个人很神奇。蔡徐坤最开始时是在网络上和他认识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聚会上就见面了,随后慢慢地熟络了起来;周锐是个很普通的小市民,和蔡徐坤这样不愁吃穿的人不同,周锐天天都要为了生计四处奔波,所以认识的人也很多,去年他的工作稳定了许多后,就开始定期地来蔡徐坤家玩,开开派对或是给蔡徐坤介绍点朋友什么的。


 


下午的时候他就带了个蔡徐坤没见过的人过来,说是新朋友。那个新朋友有着一个很独特的名字,蔡徐坤听过一次后就忘不了了,因为实在太魔性。


 


“Lil Ghost小鬼,今儿个下午,玩得开心。”


 


那个叫“遛狗”小鬼的人说话时会有种莫名的节奏感,并且说的话在蔡徐坤听来就是没来由的好笑,每当小鬼玩游戏玩到一半吐槽些什么,都能把蔡徐坤逗笑、顺带让他一个手抖输了对局。


 


“又是刚才那个人。”小鬼玩游戏时,两根眉毛会皱在一起,认真娱乐得连眉毛都在用力,新的对局一开始了,小鬼指了指屏幕笑了笑,“看看这个傻子,等着我把他打成筛子。”


 


蔡徐坤在这边笑了一声,开进入对局。


 


一局过后,周锐赢了比赛,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拿着一瓶指甲油看着眼前两个输了比赛的人:“愿赌服输!手拿来!”


 


蔡徐坤吐了吐舌头,不情愿地把手伸了过去。小鬼对指甲油的抗拒比蔡徐坤还要严重一万倍,死都不肯把手伸出来,看那架势,似乎把手交出去不是要涂甲油,而是要剁手:“我不涂,我让你打一下,你别让我弄这东西。”


 


“打一下你疼过了就忘了,那多没意思啊。”周锐才不管呢,愿赌服输愿赌服输,指甲油都不敢涂的人,算啥男子汉?真正的男子汉,就是要能屈能伸哇,“快,手拿出来,你看坤坤都让我涂了,这才是敢作敢当。”


 


“不是吧,我玩个游戏,怎么罚这么大啊!?”


 


“这涂个指甲油哪里玩大了?”周锐把小鬼的手拉了过来,用笨拙的手法涂了小鬼的一个尾指,“你看,这多好,别动它让它干啊。”


 


直男代表小鬼赶紧把手抽了回来,看着自己左手尾指上红色一块,不敢相信地叹了口气:“...Oh my god.”


 


蔡徐坤轻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新朋友还是挺有意思的,耿直得可爱。小鬼去上洗手间时,周锐偷偷把小鬼的真名告诉给蔡徐坤听了,说是叫王琳凯,蔡徐坤听了笑得不行,因为这个名字第一次听实在是太像女生了,无法第一时间和本人联系起来,这种反差的感觉让蔡徐坤觉得小鬼更有意思了。


 


有意思归有意思,不过也就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让他觉得“有趣”罢了。放在以前他可能还会有闲情逸致地去和对方熟悉熟悉,现在?他没这么有闲情啦,每天除了等范丞丞回家一块吃晚饭以外,没有其他心思和别人来往啦。


 


周锐还是比较给面子的,只涂了小鬼左手的几个手指,没涂右手。最后三个人玩到游戏准备收工时,小鬼看着自己的左手感叹了N次:“这也未免太红太显眼了吧,Crazy!”


 


蔡徐坤一边收起游戏机一边对说着“下次有空再来”的周锐挥了挥手,让女佣送客。等人都走了后,蔡徐坤看了一眼茶几下那个用黑色绒布袋装着的东西,似乎是个移动电源,从小鬼一来他家在客厅坐下那刻,这个东西就一直被放在茶几下面,对着蔡徐坤,亮着微弱的黄光。


 


现在也还是在亮着光,那光一闪一烁的,就如人的呼吸那般。蔡徐坤瞥了一眼,伸手从茶几上的点心架上拿了块马卡龙塞嘴里,随后端了杯水拿着手机地上了楼。


 


 


 


今早发生了一件让范丞丞特别特别郁闷的事情。


 


他一来到公司,左叶就交给他一个未拆的信封,说是今早刚到的邮件。邮件拿在手上很厚实,拆开一看,里面放了大约几十张照片。


 


几十张全是蔡徐坤的照片。他亲爱的哥哥蔡徐坤,不知道为什么地,被人偷拍了。


 


信封拆开来就一股油墨的味道,似乎是刚印刷好没多久就直接寄了过来。范丞丞坐在办公室的大班桌前,皱着眉头一张一张地看着照片,照片有蔡徐坤穿着休闲装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有吃着甜点把奶油沾到嘴角的,有赢了游戏后乐得露齿笑的,还有晚上洗完澡后穿着短短的睡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卷着半干的头发一边玩手机的。


 


都是在客厅拍的图,距离近得不能再近了,范丞丞越看越觉得火大,一直看到蔡徐坤涂着暗红色的指甲油盘腿坐在沙发上抹着护手霜的几张图时,终于忍不住了,将整沓的照片往桌上一扔。


 


“哪里来的?”他撑在桌上,强压着怒火问站在大班桌前的左叶道。


 


他不能接受私藏在家里的哥哥被人这样偷窥了去,尤其是他哥哥洗完澡后的样子,隔着照片他都能感觉到蔡徐坤身上的水汽,还有就是吃零食的样子和抹护手霜的样子,这些别人大概一辈子也看不到的、只属于他范丞丞有权可见的小细节,他是真的不愿意被别人发掘了去。那种感觉就好像私藏的宝贝被人挖到了一般,任谁都会觉得不乐意,更何况是独占欲强烈的范丞丞呢?


 


“不……不知道。”左叶偷偷踮脚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些照片,心里偷偷感慨了一句还拍得挺高清的?就是不知道是谁这么有能耐,能拍到这么多,“今天早上刚到的。”


 


“也对,寄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让人知道来源。”范丞丞想了想还是把照片都收进了信封袋里,既然是偷拍的照片,那就更不能流传了,还是扔抽屉里锁好才行,“这东西除了你和我,还有谁知道吗?”


 


“应、应该没有?”左叶回想了一下今早是从谁那里拿的信封,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可能……就前台的姐姐知道有个信封,她应该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那行,这事儿不要和任何人说。哥哥那边也别说。”


 


“别别别、别说?那这样,坤哥不知道这件事,不就会很危险了吗?”


 


“我不想哥哥因为这件事情打乱了他自己正常的生活节奏。”范丞丞叹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所以对他那边,你不要提半个字。”


 


范丞丞的做事风格一向如此。他从来不会去细问蔡徐坤今天和谁一起玩了、对方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字,他可以问旁人但绝对不会这么问蔡徐坤本人,因为他想尽可能地不去干涉蔡徐坤自己的生活,蔡徐坤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不应该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约束,更不应该被他的关心和关爱约束。


 


蔡徐坤喜欢干嘛就干嘛好了,那些讨人厌的烦心事,就由他这个弟弟来解决吧。


 


等到下班回到家时,范丞丞发现蔡徐坤已经把指甲给洗干净了,一点暗红色的痕迹都看不到。


 


范丞丞在抱过蔡徐坤后,还去捏了捏蔡徐坤的手背,拉过哥哥的纤纤小手盯着指甲看了看。他想起了今天收到的那些盗摄图里,蔡徐坤抹护手霜的那几张都是有甲油的,再结合一下今早刚拆开信封时闻到的油墨味儿,排除一下就能知道,图片是昨天到今早的这段时间里拍摄的。


 


今天一天蔡徐坤哪里也没去,躲在房间里吃了一下午的荔枝。北京的荔枝价格可不便宜,蔡徐坤吃的还都是女佣们剥好去了核、冰冻过的荔枝,范丞丞回家一看他哥哥心情挺好的,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心里稍微放心了一些。


 


范丞丞将西装换成了便装,趁着蔡徐坤还窝在房间里玩手机的功夫,问了问家里的下人昨天下午的情况。下人们回忆只说是周锐带了个没见过的朋友来,但那朋友叫什么、从哪里来,下人们就不清楚了。


 


范丞丞听了也很是郁闷,看来昨天一块儿玩游戏的只有三个人,除蔡徐坤和周锐外,那个“不知名的朋友”就有了很大的嫌疑,可下人们都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只大概地记得长相。不知道真实姓名什么的,那范丞丞就很难精准回击,想来想去,真的是头疼得不行。


 


既然都这样,范丞丞就干脆和管家说,这段时间没必要的人就不要他进来范家了,除非是哥哥很熟的朋友。要是有人问起来为什么,就直接说防火防盗宣传月好了。


 


——防火防盗,防偷拍。


 


 


 


范丞丞说到做到。偷拍事件过去了两天,蔡徐坤没从任何人嘴里听到与这事相关的半个字。最近天气热得很,他哪也不想去,天天待在家里自娱自乐,玩玩游戏看看书,偶尔抓着个空闲时间和在上班的范丞丞打个电话通个视频,生活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虽然他很奇怪为什么这段时间没人来找他玩儿,是天气太热了大家都不想出门吗?


 


刚好周锐打电话问他拿东西,说是第二天要和小鬼一块出门,问他能不能顺带把上次忘他家里的卡包给带一下?好一段时间没出门溜达的蔡徐坤好心地答应了,第二天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周锐说的某购物中心,见到了周锐和小鬼两人。


 


“你可算来了,我卡包呢?”


 


“这呢。”蔡徐坤把周锐的卡包从包里翻出来,“着急你干嘛不来我家找我拿?”


 


“你家最近不是防火防盗宣传月吗,去一次门卫问个不停,烦死了。”


 


“防火防盗……我家还有这种活动的吗,我怎么不知道?”蔡徐坤疑惑地道。


 


周锐着急得不行,懒得跟蔡徐坤解释,一拿到卡包就说要去存个钱,让蔡徐坤和小鬼两人原地等一下。小鬼见面的时候和蔡徐坤打了个招呼,之后一直盯着手机,态度还挺冷漠的。


 


蔡徐坤看了看小鬼这样的态度,轻笑了一声,从包里拿出那个早就已经不闪了的移动电源,递到小鬼面前:“你也有东西落我家了。”


 


盯着手机看个不停的小鬼,瞥了一眼那黑色绒布袋装着的“移动电源”,勾了勾嘴角,勉强笑了一声:“噢……”


 


“这是移动电源吗?”


 


“是吧。”小鬼有些勉强地回答道,赶紧伸手把蔡徐坤手上的东西接了过去。


 


蔡徐坤看了觉得有点好笑,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吧”是个怎样的回答?而且看小鬼有些慌乱的反应,这人显然并不是经常“干坏事”啊,也并不擅长撒谎?


 


轻笑了一声,蔡徐坤趁着周锐还没回来,赶紧有事说事:“小鬼,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啊什么?”小鬼没背包,只好把“移动电源”拿在手里,蔡徐坤一问话,他就下意识地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一藏,“你问你问,要问什么?”


 


“为什么你要往我家放微型摄像机?”


 


“……”蔡徐坤开门见山的话让小鬼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之间想不出可以回应的话来。


 


“偷拍我有什么好处吗,能赚钱吗?”问这话的时候,蔡徐坤不恼不怒,态度平和地问道,说话时甚至还有点笑眯眯的,“能赚多少啊,告诉我一下呗?”


 


“赚不了半分钱。”小鬼唉地叹了口气,“拍到的照片不糊的我都寄给你男朋友了。”


 


“你寄给丞丞啦?”蔡徐坤瞪了瞪大眼睛,“他没给你钱吗?收到偷拍我的照片时,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把底片买下来?”


 


“哎,你觉得我会让他找到我吗?我是直接扔他们公司信箱里的。”


 


“这样啊。”蔡徐坤噢地一声,“可惜了,你要是缺钱,你还能用这个赚一笔的;不过你如果真的拿钱了,那估计丞丞早就把你送警察局了。


“可是你不赚钱,你偷拍我干嘛?”


 


“因为卜凡。”


 


“卜凡?”听到这个名字后,蔡徐坤火速在脑海里面搜索着相关的印象,最后脑海里冒出了“个子高、山东人”的相关关键字,“为了他……你来偷拍我?”


 


“他认识你过后状态就一直不好,我一问他说是因为你。”小鬼看蔡徐坤态度并不算咄咄逼人,也就开始给他解释道,“他跟我关系很好——非、常、好,我看了他之后心里不爽,特、别、不、爽。刚好周锐那天说带我去你家玩,我就想了这么个招儿。”


 


“那你为什么要寄给丞丞?”


 


“我觉得这样比较有效果,还能报复报复你男朋友。”


 


“有道理诶,你直接寄给我可能没这么大效果。”


 


蔡徐坤一瞬间都情不自禁地想给小鬼鼓鼓掌,偷拍他然后把照片寄给他弟弟,肯定会让他亲爱的弟弟丞丞烦上好几天,丞丞一烦,他肯定跟着心情也不好,小鬼能想出这么个招数说明他脑子真的挺机灵的。


 


“我没觉得。”小鬼耸了耸肩膀,拿起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那个长得像移动电源、实则是微型摄像机的东西早就没电了,处于关机状态,上面的灯也不闪了,“哪里有什么效果,看你们一个两个都跟没事人似的。这东西本来也撑不了多久,开个一天一夜差不多了。”


 


小鬼有点抱怨地吐槽道。蔡徐坤承认小鬼的算盘确实打得挺好,只是小鬼并不知道他和范丞丞之间、并不是那种会相互捆绑的关系,就如他知道了事情来由后才想着:丞丞这两天来一定很苦恼吧。可范丞丞再怎么烦躁,也不会把这种情绪带给他,所以他不会受这些不必要事件的影响。


 


盗摄这样的事情还是程度稍小了一些。其实,说到底,能有“大效果”、能真正惊动到他和范丞丞的,只有涉及到对方本人的情况罢了。


 


“那你还打算拍吗?”


 


“别别别,我就一时冲动。”小鬼连连摆手,顺带左顾右盼了一下,压低声音对蔡徐坤道,“这事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你别怪周锐。他和你关系是真好,不关他事。


“刚才那个什么防火防盗,我听出来了,就是为了防我。”


 


……


 


蔡徐坤在小鬼的再三保证下,决定不再计较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周锐存完钱一边说着人好多啊一边跑回来时,蔡徐坤正要走,他打算去独自逛下街;从周锐的谈话里蔡徐坤知道,原来小鬼就在这附近的商店做着兼职,似乎待遇还算不错,是前几天刚找的工作。


 


为了小小的报复一下这个偷拍自己照片、还妄想欺负自家弟弟的人,蔡徐坤临走前还没忘记嘲笑一下小鬼的左手指甲。


 


——都过去两三天了,你的指甲还是红得挺显眼的。


 


小鬼无奈,这东西它老是不掉啊,抠过好几次了也还是不掉,能有什么办法。这也不能怪小鬼本人,因为直男如他,大概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卸甲水。


 


总之盗摄这事,就让他随风而去吧,懒得再管了。


 


 


 


平静度过三天、三天内没收到其他偷拍照片的范丞丞,算是松了口气。


 


他哥哥这几天都在家待得挺开心的,昨天出了趟门,范丞丞担心他还让徐圣恩去跟,谁知道徐圣恩连人都找不到,害得他又担心了大半天,今早去前台问说是并没有他的邮件时,他放心了很多。


 


应该没事了吧?防火防盗宣传月还是有点作用的嘛。


 


他还是会去留意一下这事,但既然都没有后续了,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他过去,反正时间一长可能偷拍的人早就忘了这事——毕竟也没拿照片敲诈犯法什么的,没理由大费周章地去找。按理这个发展来说,事情肯定也是要不了了之的,可偏偏在第四天的下午,范丞丞去了一趟周彦辰家。


 


周彦辰是原乐华几家的商业合作伙伴,一直以来关系都不错,私下聚会交往什么的,也都会喊周彦辰一声。这周彦辰前段时间不知怎地伤了腿,行动不便,所以范丞丞才要过去拜访一趟,说是说“拜访”,其实就是谈生意签合同罢了。周彦辰是一个人独居,腿受伤了行动起来不方便得很,正好他有个朋友前段时间找了新的工作,想搬个离工作地点近一些的家,他也就低价出租了一间房子、顺势让朋友住了近来。


 


那个朋友就是小鬼。小鬼今天提前下班了,心情不错,换了工作服后戴着头戴式耳机听着歌一路摇晃着脑袋回了家,音乐声他开得很大,以至于完全沉迷在音乐世界中后的他,进家门时完全没留意到客厅里多了好几个人,径直地在玄关里脱了鞋就要上楼回房。


 


“小鬼,小鬼,小鬼!”周彦辰坐在沙发上看着几份文件,对面则是坐着范丞丞,范丞丞正一页一页地快速浏览着摊开放在腿上的纸质物品,看了大半天了,周彦辰发觉似乎少了一本东西,扭头一看在那边的架子上,正好小鬼路过,周彦辰就想让小鬼帮忙拿一下,“王琳凯!”


 


喊了大半天小鬼都没听到声儿,一直到最后周彦辰叫了一句真名他才忽地反应过来,摘下耳机一脸疑惑:“干嘛?”


 


“你手边架子上有本东西,用夹子夹好的,帮我拿过来。”


 


“哪个啊?噢,这个啊。”小鬼关了音乐,右手拿着摘了下来的耳机,左手伸手去拿文件,在要拿过去给周彦辰时,小鬼才反应过来——周彦辰对面坐着范丞丞!范丞丞低头看着东西,并没有留意到他,这让他松了口气,心想果然有好事就有坏事,早知道范丞丞在这儿,他还不如多上一会班呢,“给。”


 


范丞丞懒得去留意其他人的活动,凡人的事情轮不到他来关心,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然后准时下班回家找哥哥就行了,所以在小鬼和周彦辰的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没有抬头看一眼。这么一个对其他人一直是漠不关心的人,却在小鬼走过来把文件递给周彦辰时,抬头了。


 


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最先映入他眼帘的并不是谁的脸,而是红色,暗红色。


 


这个红色他在蔡徐坤的手上看到过。因为这个颜色涂在蔡徐坤手上时实在太好看了,所以他看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会忘记;而现在,在距离偷拍事件过去还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他看见了有人的手上涂着同样的红色。


 


三个人,去掉一个哥哥,再去掉一个已知身份者周锐,剩下的那个——看来就在他眼前了。


 


“谢谢。”周彦辰接过文件,推了推眼镜后还不忘打趣一下小鬼,“我下次就应该直接喊你真名,王琳凯。”


 


“行了,我那不是戴着耳机没听到嘛。”小鬼解释道,说完瞟了一眼范丞丞,结果刚好和范丞丞对上眼,弄得他又赶快把目光收回来,“那啥我先上楼了,你有事微信喊我更快。”


 


说完也不等周彦辰答应一声,就马上溜上楼了。


 


范丞丞看着小鬼上楼的背影,摇了摇头,心想做贼心虚也不带跑这么快的啊。


 


 


 


蔡徐坤再次见到小鬼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他正在街上闲逛,边看手机边走路,走到一半被人递了张传单,他好心想接过来时却发现那人拿着床单不撒手。


 


皱了皱眉,蔡徐坤抬头去看发传单的人,这才发现原来是小鬼,小鬼正在一个店铺外面顶着大太阳发传单。想了想这似乎并不是小鬼工作的那一块地方,怎么小鬼跑这里来了呢?


 


“你怎么在这,你兼职的地方不是在另一边吗?”


 


蔡徐坤满脸疑惑,小鬼看了他这副疑惑的样子,却只觉得郁闷:“你还问我,你是不是告状了,不然我怎么好端端被fire了?”


 


“我没有啊。”


 


“那就奇怪了。前一天我还开开心心地提早下班,第二天就灰溜溜地被通知滚蛋。”


 


“这么惊喜的吗?”


 


“我人都吓傻了。”小鬼左手拿住传单抖了抖,他现在指甲干干净净,之前涂上去的甲油早就掉光了,他靠过去了一点,对蔡徐坤道,“不是我说,如果真是你男朋友搞鬼,你就帮我说一声,我找口饭吃不容易,别搞我了。”


 


蔡徐坤听了一下,别有深意地瞥了小鬼一眼,耸了耸肩,“我管不着他。你还是努力工作吧,饿不死的。”说完拍了拍小鬼的肩膀,表示你可以的,然后就扭头走了。


 


这样动不动就在背地里搞事来报复人的手段、虽然有些幼稚,却有着一份独属于范丞丞的可爱和霸道,蔡徐坤并不讨厌,反而知道之后心情还挺愉悦的。


 


他心情都这么好了,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死活?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家,最好回家后就能看见范丞丞,然后给他最爱的弟弟一个拥抱。


 


他有个弟弟,这个弟弟同时也是他男友,名叫范丞丞。有范丞丞,是真的了不起。

评论

热度(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