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脾气

取我狗命

好梦不醒:





蔡徐坤闹脾气了,王子异哄不好的那种。


 


 


 


其实也不是哄不好,是根本哄不到。


 


 


 


王子异自打从巴黎回来,一直忙的像要飞起。


 


 


 


巡演,综艺,生日会,新歌,MV,一大堆事都等着他去做。


 


 


 


蔡徐坤也没闲着,满世界的飞来飞去,酝酿着他的原创曲子。


 


 


 


不是有人说过吗,两个人黏在一起的时候一点儿事都没有,但是只要各自忙碌起来,事儿就全来了。


 


 


 


最开始的时候,蔡徐坤其实没有生气,就是有点不高兴。


 


 


 


因为王子异,老是不回他的微信。


 


 


 


蔡徐坤给王子异发自己吃早饭的照片,可是等蔡徐坤收到王子异说的坤坤好乖的时候,蔡徐坤的午饭都要吃完了。


 


 


 


蔡徐坤举着在地标景点看见的小娃娃,问王子异是蓝的好看还是黄的好看,等蔡徐坤逛了三圈终于要走的时候,王子异的答案还没发过来。


 


 


 


蔡徐坤自己躺在酒店睡不着,想听王子异哄哄他睡觉,看看表心想这个点王子异应该有空了吧,可是微信视频拨过去,还是只能听见那个烦人的铃声。


 


 


 


所以蔡徐坤就有点不高兴。


 


 


 


但是想一想王子异肯定也很辛苦,蔡徐坤就把心里的那点不高兴压了又压,挂了视频乖乖给王子异发了晚安过去。


 


 


 


转过天来,蔡徐坤飞韩国。


 


 


 


起飞前,蔡徐坤微信王子异,说自己要起飞了。


 


 


 


等到空姐过来提醒蔡徐坤说手机必须要关机的时候,蔡徐坤也没等来王子异的回复。


 


 


 


蔡徐坤撇了撇嘴角,大力的摁住了关机键,然后烦躁的把眼罩拉下来,闭着眼生闷气。


 


 


 


飞机降落首尔,蔡徐坤冷着脸重新开机,果然置顶框里还是一条信息没有。








好几天的不高兴全部累计在一起,让蔡徐坤在一个离王子异其实不算太远的国度里,倍感孤独。


 


 


 


于是蔡徐坤就单方面的,跟王子异生气了。




 


 


到了酒店,蔡徐坤把行李往床边一甩,瘫在床上举着手机点外卖。


 


 


 


薯片可乐小龙虾,蔡徐坤的手指头在屏幕上点了一串,全是王子异平时千叮万嘱跟在他身后管着他,一个月都不见得能放他吃一回的东西。


 


 


 


下好单,蔡徐坤跑到经纪人房间门口砰砰敲门:“姐姐!一会儿帮我取下外卖!我请大家吃小龙虾!”


 


 


 


外卖取来了,蔡徐坤把零食饮料全掏出来,围着自己摆了一圈,还像模像样的拍了微博故事,也不知道是想给谁看的。


 


 


 


然后蔡徐坤把手机随便一甩准备开吃,发现经纪人和助理依旧正襟危坐,没一个人动手吃饭。蔡徐坤不解的问:“怎么了?”


 


 


 


经纪人咳嗽一声,试探着问他:“你那个……吃这些,没事吗?”


 


 


 


蔡徐坤想起这个就鼻子发酸,赶紧甩甩头使劲揉揉鼻子,加大音量掩盖心虚:“没事!吃!”


 


 


 


吃到一半,蔡徐坤伸手问助理:“手机。”


 


 


 


助理不明就里的把手机掏出来递给蔡徐坤,蔡徐坤接过来对着桌上一片红通通的小龙虾拍了照,然后用助理手机发朋友圈,配字是:“坤哥请哒!”


 


 


 


五分钟以后,蔡徐坤如愿以偿,看着助理接到了王子异打来的电话。


 


 


 


蔡徐坤冲助理挑挑眉毛,助理一脸我做错了什么的表情开了免提。


 


 


 


王子异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但是还在尽力的保持着礼貌和温柔:“坤坤呢,吃饭了吗?”


 


 


 


助理抬眼看看蔡徐坤,老老实实回答王子异说:“坤哥……坤哥跟我们一起吃的。”


 


 


 


王子异停顿了一下,蔡徐坤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到他皱起眉头的样子:“嗯……晚饭的时候给他叫点好消化的,还有那些零食也看着他点,吃多了又不好好吃饭。”


 


 


 


蔡徐坤瞬间就觉得,这小龙虾好像也不怎么好吃啊。摘了一次性手套,蔡徐坤转身去找刚刚被自己丢到床上去的手机。


 


 


 


置顶的对话框里,王子异在十分钟前回复他说:“坤坤辛苦了,好好照顾自己。”


 


 


 


五分钟前王子异又说:“我不在的话,坤坤是不是吃的很开心?不过晚饭时还是要乖一点,要吃好一点哦。”


 


 


 


蔡徐坤更生气了,气的眼圈都红了。王子异你个大坏蛋!谁说你不在我就吃的开心的!我不开心!特别不开心!


 


 


 


助理手上王子异的电话还没挂,隐隐约约能听见那边有人在叫他:“子异!还没走吗?昨晚都没睡,快回去休息吧!”


 


 


 


王子异转头跟那边说了句好,又回来跟蔡徐坤助理说:“辛苦你了,照顾好他。”


 


 


 


蔡徐坤瘪着嘴,气也不生了,心疼又委屈的给王子异打字:“王子异,我好想你。”








蔡徐坤先到的济南,等王子异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蔡徐坤已经在乖乖等着他了。








王子异放好行李箱,俯身去抱他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把头埋进蔡徐坤的颈窝,疲倦的轻声叹气:“好想你。”








蔡徐坤抱紧王子异的脖子,叫他的名字:“王子异。”


 


 


 


王子异抬起头来看他,亲亲他撅起来的嘴唇:“嗯,怎么了坤坤?”


 


 


 


蔡徐坤用指腹去摸王子异眼眶下面的青黑,垂着眼睛不看王子异,小小声的嘀咕:“就……你要是特别忙,然后特别累,就……就先跟我讲一下呀……我不吵你,真的!我保证!但是你,你别太久不理我……”


 


 


 


王子异仰着头亲亲蔡徐坤的下巴,拍拍他的背叫他抬起头,然后看着蔡徐坤的眼睛认真点头:“以后累的话忙的话都和坤坤说,不让坤坤等我,也不让坤坤受委屈。好不好?”


 


 


 


这下就连心里藏着的那点不高兴也全都不见了,蔡徐坤开开心心去抱王子异,趴在王子异背上看他收拾两个人的行李。


 


 


 


收好东西王子异问他想吃什么,蔡徐坤还挂在王子异身上不下来,听见王子异问他,就搂着王子异肩膀咬他耳朵,咬完又不好意思的舔舔:“跟子异一起吃饭的时候,才是最开心。”








Fin.







评论

热度(2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