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躲猫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铃木鱼丸子酱:

仿佛可以组成一个短篇系列了,下一篇小葵。


1


王子异发现蔡徐坤有的时候其实特别幼稚。


 


别看蔡徐坤平时波澜不惊的,其实特别喜欢玩恶作剧,最喜欢和人玩躲猫猫。


 


这是一个二十岁的人该有的思想觉悟吗?王子异第一百次发出灵魂的拷问。


 


2


王子异不是第一个发现蔡徐坤喜欢玩恶作剧的人。最先发现蔡徐坤这种恶习的是他的三个VIP豪华宿舍室友。


 


周锐眼瞅着蔡徐坤进了卫生间,自己经过的时候却看到门半掩着。周锐敲了敲门:“坤儿你在吗?不在我就进去了。”


 


听着里面没人应声,周锐大摇大摆长驱直入,正准备伸手解裤带,眼前突然冒出来一个黄脑袋:“嘿!”


 


周锐当场花容失色用自己最大的分贝惊声尖叫:“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他拍拍胸口冷静下来,看见蔡徐坤一脸人畜无害地站在旁边冲他笑得直不起腰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锐你是不是傻!”


 


周锐很想打人,他觉得自己再被蔡徐坤这样吓几次可能就不举了,到时候蔡徐坤必须为自己的下半生负责。


 


3


秦子墨心里也很苦,秦子墨说不出口。


 


晚上排练完回到宿舍灯是黑的,秦子墨一头雾水,他记得和蔡徐坤一组的A班已经都回来了。可能蔡徐坤自己去加练了吧,秦子墨心想,一边感到很佩服,蔡徐坤已经这么强了,还比他们所有人都勤奋。


 


秦子墨摸索着去开门口的灯,摸到开关灯闪了闪亮起的时刻,一个黑影从门后冲了出来。


 


秦子墨卧槽卧槽,这怎么还有贼,顺手把手里的包就扔了过去一边转身就跑。


 


结果就听见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疼疼疼!”


 


秦子墨从门边战战兢兢看过去,蔡徐坤手里抓着他的包在揉脑袋,小脸皱成一团。


 


秦子墨卧槽卧槽,自己居然打了C位,不要在大厂混了,收拾东西跑路吧。


 


蔡徐坤还在揉脑袋,一边埋怨:“下手太重了吧我以为你看出来是我了呢。”


 


秦子墨跑过去揉蔡徐坤的头,一边揉一边唉声叹气:“蔡徐坤你怎么这么幼稚。”


 


4


王子异纯属误伤,蔡徐坤本来想逗钱正昊玩,谁能想到进来的是王子异,蔡徐坤一个急刹车有点羞涩的站定了,眨眨眼看王子异:“你来干嘛呀。”


 


王子异一脸懵逼心想我能干嘛我来叫你去吃饭。


 


蔡徐坤点点头,说好我们吃饭去吧,思考了一下在心里给躲猫猫名单加了一个名字。


 


5


王子异推开第二个房间的门时候里面空无一人,心想不对啊前面进来的人都去别的房间了吗这概率得多小啊。条件反射看了看门后面,看见Justin小小一只团坐在门背后,此时此刻抬起脸来冲他笑。


 


Justin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这和想象的不一样啊子异,怎么就我们两个。”


 


王子异装模作样地转了个圈,他一进门就看到正对门的窗帘下面露出来的两只脚,一目了然全大厂只有一个人会这么无聊。


 


“不是啊这不还有个人呢吗?”王子异故意大声说,他脑袋里没来由地想到了藏在窗帘后面的人的脸,肯定是笑得眉眼弯弯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布下了一个自以为是的陷阱等着有人上钩。可是他就是鬼迷心窍蒙了心昧了眼,他是个游荡在荒野里的猎人,此时此刻却只想举手缴械不管不顾地往这个温柔陷阱里面闯,最好自己是头一个,最好自己是唯一一个。


 


他的心突然砰砰砰跳个不行,好像名次评定提前到来了,他一个人坐在台下等着被小王子选定到金光闪闪的座位上。


 


Justin还在很无力地辩解:“没有人啊就我们两个。”


 


王子异摆摆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帘前,对着帘子大声说:“出来吧!”仿佛叫得足够大声就不会心跳得那么快。他手一扬掀开了窗帘偏头朝里面看去,对上了昏暗空间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就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人。蔡徐坤靠在窗户上偏过头来冲他笑,眼睛弯弯的眯成一条缝,从王子异这边漏进来的灯光落进他眼睛里,像撒了好多闪亮亮的小星星,晃得王子异头晕。蔡徐坤笑啊笑,整张脸生动活泼,甜甜蜜蜜,嘴角上翘露出白白的牙齿,王子异恍恍惚惚地想原来蔡徐坤笑起来嘴巴是心形的。


 


王子异也跟着他傻笑,两个人的笑声在窄窄的窗户和窗帘的间隙里撞来撞去。


 


蔡徐坤转身撩开窗帘扑在练习单杠上笑个没完,头深深埋下去掩盖了自己有点薄红的脸,王子异没有看到。


 


王子异觉得这样也不错,如果蔡徐坤这么热衷于躲猫猫的游戏他可以陪他玩,反正他有自信自己总是可以一眼就看到他的。王子异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人群中可以一眼看到蔡徐坤,在人来人往的食堂里,在逼仄狭长的便利店货架间,在聚众扎堆聊天的人群里,他可以从那些花花绿绿的头毛里一眼认出来蔡徐坤,他好像是个针对蔡徐坤的躲猫猫高手,蔡徐坤藏在哪里他都可以一眼发现。


 


6


钱正昊发现蔡徐坤最近有点变化,又说不上来在什么地方。


 


他趴在上铺的床上看着蔡徐坤在下面动来动去进进出出,看着心情很好又强行压了压自己上翘的嘴角。钱正昊看着蔡徐坤脸上风云变幻,心惊胆战地问:“坤哥你没事吧?”


 


蔡徐坤扬扬手呼噜一把钱正昊的头毛:“没啊,小孩儿收拾好了快准备睡觉,多睡才能长高。”


 


钱正昊乖乖“噢”了一声,又问:“那坤哥你去哪儿啊?”


 


蔡徐坤收拾完了一溜烟出门了:“我卸妆水用完了我去找董又霖卸妆去!”他走得轻快极了,带上门的一阵小旋风扬起了钱正昊的呆毛。


 


小孩儿呆呆愣愣思考了一下,哦,找董又霖卸妆嘛,王子异室友嘛。


 


他感觉自己灵光一现好像抓住了什么,原来最近蔡徐坤都没有躲门后吓他们了,他现在好像只和王子异躲猫猫。


 


钱正昊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对王子异送上了他心里真切的同情。


 


7


赛程走得又快又急,一转眼就又淘汰二十五个人。《Dream》组的练习生和蔡徐坤关系都不错,他为了这首歌也费尽了心力,然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残酷的赛制淘汰,心里真的不好受。他一直是个很感性的人,虽然平时表情起伏不大,一副波澜不惊的成熟模样,内心却依然柔柔软软,容易动感情,轻而易举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王子异都看在眼里。


 


公布完排名当晚整个宿舍楼灯火通明,弥漫着一股悲伤的离别情绪。王子异从宿舍出来,想着今天公布排名时候蔡徐坤情绪不太好,决定转头去他宿舍看看,推门进去却没见到蔡徐坤。


 


周锐问他:“你来找坤儿啊?他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噢,”王子异胡乱地点点头,带上门出去了:“那我去找找他,看他今天也挺难过的。”


 


王子异像个没头苍蝇在宿舍楼里乱窜,被淘汰的练习生都集中在几个宿舍里拥抱聊天,里面人满为患,都没有蔡徐坤的影子,楼下的管理阿姨说门锁了蔡徐坤也没出去,王子异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楼里已经少了不少人,房间也空了好几个,王子异猜测可能蔡徐坤在其中一个房间里,他一连跑去开了好几个屋子的门,里面都没有人。


 


8


拧开第四个房间的门的时候,王子异心里有个奇异的感觉:就是这间了。


 


里面没开灯,窗帘拉上了,整个房间黑乎乎的,只有窗帘中间透出一道细细的光。


 


王子异声音很轻:“蔡徐坤?”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过了几秒钟,角落里的床上有个黑影动了动,有声音闷闷地回答:“嗯。”


 


王子异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哑:“那我过去了。”


 


黑影没说话,稍微动了动,好像是给他留了个位置。


 


王子异摸摸索索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了,借着淡淡的月光看见蔡徐坤缩在床脚,两条长长的腿无处安放,交叠起来蜷成一团。


 


蔡徐坤没有哭,只是眼角有点红,他盯着王子异,像要把他望个对穿:“你怎么过来了。”


 


王子异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撞破了蔡徐坤独处的保护壳:“我看你心情不太好,想来找找你。”


 


蔡徐坤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谢了。”他伸出手来。


 


王子异心领神会地和他单手交握,凑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没想到蔡徐坤碰完以后没有动,低了低头靠在了他半个肩膀上。


 


“我看着他们练。一开始大家都很丧气,可是后来都好了。”蔡徐坤声音很平静。“他们都很努力,很燃,我觉得特别充实。”


 


“《Dream》很好听,我很喜欢,我觉得每个人都喜欢,可是有的人没办法在舞台上唱它了。”


 


“我希望这首歌也属于没办法唱它的人,我觉得我们做到了。”


 


“可能以后我们会走不一样的路,但是我觉得他们都不会忘记它的。这只是我们梦想的开始,从来不是结束,也从来不会结束。”


 


“只要我们想要,就永远不会结束。”


 


“我就是有点难过。我们一起走过一段路,却总是要分开的。我希望大家都好,越来越好,我也越来越好。”


 


王子异静静地听着:“嗯。”


 


蔡徐坤笑了,他也说:“嗯。”


 


蔡徐坤直起身来。


 


蔡徐坤说:“加油。”


 


王子异也说:“加油。”


 


9


蔡徐坤整理好心情和王子异一起去找被淘汰的兄弟们。王子异跟在他后面穿过长长的走廊,感觉意乱神迷。


 


他不是没有和蔡徐坤拥抱过,整个大厂就数他和蔡徐坤拥抱得最多。


 


可是刚才蔡徐坤轻轻靠在他肩膀上时候他觉得不一样,很不一样,他心里的大鼓又开始咣咣咣地敲,震得他心慌意乱。


 


王子异除了小学暗恋过女班长没有谈过恋爱,可是他知道这个咣咣咣的感觉应该叫“喜欢”。


 


他有点高兴又有点酸酸涩涩的,像吃了个半生不熟的柠檬。他觉得自己需要去找个知心姐姐、或者情歌王子、或者恋爱大师去谈谈人生。


 


蔡徐坤那么喜欢玩躲猫猫,这一次好像躲到他心里去了。


 


Fin.


 


 



评论

热度(245)

  1. 铃木鱼丸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