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Love in the ice

我好喜欢这个!企鹅蓝鲸

Primi Passi:

谢谢对AYH和Superconnected的喜欢~


送一只小企鹅和小蓝鲸给你们~




Vol. 01


蔡徐坤是一只相当漂亮的巴布亚企鹅。无论是曲线完美的喙和鳍状肢,还是鲜亮的毛色,都让他在众企鹅里超群绝伦,更不用说他左眼下那一小块不同寻常的白色花纹。 


他在冰冷的南极圈游泳的姿势如同飞鸟在蓝天上翱翔,优美的身形经常令他的同伴们赞叹不已。


他是整个南极大陆最受欢迎的企鹅。


但是他其实不太快乐,他时常感觉到孤独。一望无际的白色大陆和无尽的极夜有强大的包容力,但是同时,也容易让人觉得孤独。


蔡徐坤心里有个秘密,这个秘密他谁都没告诉。包括他的小伙伴,阿德利企鹅钱正昊和小蓝企鹅周锐。


 


他总是在夜里坐在南极圈边上的一块厚厚浮冰上,这是一块位置绝妙的浮冰,被两块冰川挡住,入口狭窄而细长,海豹们通常不会往这里来,所以是很安全的。这一侧海域的鱼群也比其他地方的要活跃得多,钱正昊尝过一次,就欢欣雀跃地总想跟过来。但是蔡徐坤是一个很有原则,同时也具有一定威信力的朋友。他委婉地告诉钱正昊,这是他自己的世界,并不是所有时候都欢迎别的企鹅的。


 


显然钱正昊是个懂事的朋友,但是蔡徐坤还是为自己的刻薄感到愧疚,纵使他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此刻他正在等着那个理由出现。


他从浮冰上滑下去,把自己泡进冰冷的海水里,38°的体温对海水的温度适应得很好,然后他开始无聊地游来游去。


直到他听到远处那个声音响起。


 


那就是他不让别人靠近这里的理由。他的秘密。


那是一种让人着迷的歌声。旋律独特而美妙。强烈的穿透力似要划破整个黑暗的天幕和幽深的海面,和冰川上方的流动的极光融为一体。


从三个月前开始,极夜降临到这片大陆的时候,无意中来到这个角落的蔡徐坤就发现,每天某个固定的时间里,那个歌声会由远及近地传来。


按理来说,穿透力这样强的声音,应该会响彻整片南极大陆。但是他旁敲侧击地问过周锐和钱正昊,他们都只是一脸迷茫的甩甩羽毛,晃了晃小脑袋,就一头扎进海里捉弄鱼群。


然后就变成了蔡徐坤每天准时而孤独的等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他总是习惯性地就来到这里,而且不愿意同别人分享。其实他知道,即使他的伙伴们跟他一同在这里,也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


但这是他不愿意被打扰的时刻。


此刻他听着这熟悉的旋律,忽然产生了一种荒唐的想法。


他想要拥抱这个歌声。


 


歌声怎么能拥抱呢。


蔡徐坤在冰冷的海水里抖动了一下浑身的羽毛,把旁边的鱼群吓得四处乱窜,然后他爬上那块浮冰。


他坐在冰面上,跟着这个旋律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就这么唱了一会儿,他发现不对劲。


 


这歌声似乎比往常离得近了一些。


越来越近。


他吸了一口气,吸进了一口咸涩的海风。


然后他看见,黑色的水面上慢慢地浮出一小块光滑的拱形地面。


那地面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后他看见一座长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的小山丘。


 


他又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体温过低而是因为情绪上的惊讶而颤抖了一下。


他知道的,眼前这是一只真正的蓝鲸。


 


Vol. 02


蔡徐坤觉得有一些尴尬。


他在浮冰上站起来,这样他的双眼和面前的蓝鲸持平。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话,但是又无话可说。在他的认知里,他们应该是认识了三个月的老朋友了。企鹅的一生很短的,没有几个三个月。


可是他一想到想要拥抱的歌声幻化出了实体,又情不自禁的有些害羞。此刻他感谢无尽的黑夜,和自己脸上深黑色的羽毛,掩住了可能出现的淡淡红晕。


 


他本能地感受到眼前这只蓝鲸的友善,企鹅的第六感是很敏锐的。但是这不妨碍他有点紧张。毕竟这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除了鱼和海豹的第三个其他物种。


 


“你紧张吗?”


眼前的蓝鲸忽然开口说话了。


心里的小情绪被看穿了,蔡徐坤一下子更紧张了。叽叽咕咕地胡乱答了一句,“蛮严格的。”然后就想在冰面上凿个洞钻进去,说什么呢,太丢鹅了。


但是蓝鲸笑了。


水面一漾一漾的。连带着浮冰也轻微地有一点晃动,蔡徐坤于是重心不稳地往前踉跄了几步,差点翻了个跟头掉进海里。然后他发现他被稳稳地驮在蓝鲸背上。他有点不好意思,小心地尽量不要让自己压坏他,虽然他知道他一个企鹅的重量对蓝鲸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叫王子异。”


“我,我叫蔡徐坤。”他在他背上有点害羞地开口。


 


 


王子异驮着他游到一块冰川边上停下。


这样的亲近让蔡徐坤放松了不少,他开始试着和他的老朋友聊起天。


“你是从哪里来的?”


“南太平洋”


“哇,好远哦”


“还可以其实,我游了三个月”


“那你一定吃过很多不同种类的鱼……你吃鱼吗”


“吃的”


“你多大呀”


“按照蓝鲸的年龄,我今年21岁”


“那你比我大一点,我19岁”


“你知道我是什么种族吗”


“企鹅呀,我小时候在书上见过,所以我看到你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你了”


“哇”


“我说的看到你的时候,不是指刚才”


“?”


“三个月前,我在前面那座冰川后面,看到你坐在那块冰上。每晚都在那。”


“……”蔡徐坤忽然又开始害羞了。


他想了想,问了一个从刚刚开始一直就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听不到你的声音?”


然后王子异又轻轻地笑了。


王子异的笑让他觉得很温柔,跟他的歌声一样,让人想要拥抱。


“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蔡徐坤橘色的脚丫子踩在王子异的背上,让他有点痒痒。他好脾气地动都不动,怕把蔡徐坤抖下来。


“我的朋友都听不到我的声音,”他平静地说,“因为我的声音频率比他们高一些。同样的,我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可是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蔡徐坤一时间有些着急,他虽然是他们群体之中最博学多识的企鹅,生活的环境也仅限于这片南极大陆。他的世界是或黑暗或明亮的一片纯净的黑白。他没有太强的心理承受能力。他光是想象——王子异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无法与任何同伴交流的世界里,他就难过得羽毛都失去了光泽。


“对。”


“我刚才,听到你在哼唱,我才发现,原来你能听到我的声音,我也能听到你的。”


“所以你就游过来了?”蔡徐坤用他的鳍戳了一下王子异的背,这下真的有点痒痒,王子异用力呼吸了一下,背上的孔冒出一股小小的水柱。把蔡徐坤冲翻在一旁。


“哎呀,你没事吧”


“没,没事”蔡徐坤坚强地抖着羽毛坐起来,往前挪了挪。


“所以,我的听觉也和我的同伴不一样,我能听到你的歌声,而他们不能。”


“是这样的”王子异回答。


 


然后一只企鹅和一头蓝鲸又沉默了。


“所以这是你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能跟你交谈。而我就是那个人。”蔡徐坤冷静地下了结论。


“对”


 


蔡徐坤为他的新朋友,或者说老朋友,难过得不行了。但是他又有一点控制不住的欢愉的情绪,努力压也压不下去。应该说,在朋友这么难过的事情里自己产生这种开心的情绪,让他几乎要生自己的气了。


想了想,他找了一个安全的话题。


“我很喜欢你的歌声。”


“我也很喜欢你。”王子异迅速地回答他。


蔡徐坤又一次感谢黑夜和黑色的脸部羽毛。


同时他发现这个话题一点都不安全。


“你可以叫我坤坤”他别扭地说,“我的朋友都那么叫我。”


“好的,小坤。”


“……”


“王子异”


“怎么了?”


“如果你的朋友们能听到你的声音,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


王子异安静地在水面上轻轻地上下浮动,听他继续说,“就像我这样。我是说,我很喜欢你的歌声,我也很喜欢你。”


王子异感觉到背上小企鹅的重量,不去纠正他因为无法交流,其实自己根本没什么朋友。


那都不重要了。


 


Vol. 03


蔡徐坤花了许许多多的时间在王子异背上。


但是他们见面的地方从那块浮冰到了南极圈一片更大的海域。


因为王子异长得越来越大,那个小角落已经容纳不下他。


蔡徐坤忽然想到他们刚见面的时候王子异说的话。


“你说你在那块冰川后面看到我?”他伸出他的鳍指了指冰川前面的一小块地方,在他看来,那块被浮冰包围的区域只能容纳现在的四分之一个王子异。


“我那时候还小来着”王子异跟他解释,“三个月前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点点大” 蓝鲸没有手,所以他抬了抬眼皮示意,前面那一小块浮冰就是三个月前他的大小。


“为什么呀!我长了好久才长到现在这么大的!”


“我们这个种族,在20岁生日过后,就会长得很快的,而且会长得很大。”


他又用力地吸了口气,然后及时地抑制住背上的水柱,避免蔡徐坤受到波及。


 


蔡徐坤努力思考着他的话。


然后又放弃了思考。


他对“长得很大”没有太多的概念,他觉得并不会妨碍他安全地待在王子异背上。


此刻他瘫在王子异背上看着上空流动的极光。


“你为什么想来南极?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儿挺无聊的。唯一的色彩就是极光了。”


“我很喜欢极光。”


王子异总是喜欢所有的东西。


蔡徐坤这么一想,忽然有一点生气,那他说喜欢自己,也跟喜欢极光一样咯。


他就这么问了出来。


“不一样的”王子异认真思考以后回答。


“哪里不一样?”


“我喜欢小坤,是我听到你的歌声以后想哭的那种喜欢,是迫不及待地想跑到你面前的那种喜欢,是想要把你驮在背上的那种喜欢。但是我不会因为极光而想哭,也不能把极光驮在背上。”


蔡徐坤咯咯笑起来,他站起来用他短短的鳍去够天上的流光溢彩,“你这不是就把极光驮在背上了吗”


王子异温和地笑,黑色的海水微澜。


“那你呢小坤,你对我的喜欢是什么喜欢。”


“我呀,”小企鹅坐下来,用喙梳理了一下羽毛,一边思索着答案,“我对你的喜欢,是想拥抱你的那种喜欢。”


“拥抱是什么?”


蔡徐坤呆住。


他忘记了,蓝鲸的鳍太短,身体又太大,他们根本无法拥抱别人。


这么一想他忽然又觉得难过,他是一个共情感很强的企鹅,此刻他因为王子异无法拥抱,情绪又低落下来了。


王子异看他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什么,急急忙忙地道歉了,“对不起,小坤”


蔡徐坤没回答,他想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在王子异的背上趴下,缓缓伸开四肢,把软软的肚皮和侧脸贴在王子异光滑的背上。


“感觉到了吗”


“小坤?”


“我在拥抱你。”


王子异感受到他柔软细弱的身体,和几不可查的均匀的呼吸。那一点面积小小的热度,让他在这片0度的海域里有无法忽视的暖意。


 


“这就是拥抱。你要记得哦。”


“好。”


 


Vol. 04


一个月后,王子异已经大到南极圈几乎没有几片海域容纳的下他了。


又一次撞破了冰层以后,他叹息了一声。


 


“你说什么?”蔡徐坤没有坐在他背上,他站在他面前的一块浮冰上,紧紧地盯着他。


“我来南极,是来交接班的。负责驮着你们这块南极大陆的那头鲸鱼前辈,他已经很老了,所以……”


“你会长大到整片南极大陆那么大,然后把这里驮在你背上?”


“……是”


 


“……”


“小坤,你怎么了”王子异看到蔡徐坤的身体在颤抖,从小幅度一直到力度很大地颤抖,潮湿的羽毛都被抖落了一两片到冰上。


“很重的!而且很冷!你会,你会很辛苦的啊!”小企鹅的嗓子像被劈开一样尖利。


“小坤……”


 


“最重要的是,你把我家驮在背上,我以后,我以后就看不到你了,我就看不到你了王子异!”


他几乎是在高声尖叫了,此刻他根本不在乎其他的同伴会不会听见。他嚎啕大哭起来,眼泪扑朔朔地掉到了橘色的脚背上。王子异在水里着急得不行,晃动着巨大的身体,黑色的海水有浪花溅起,打在蔡徐坤身上。


“我不想看不到你,我讨厌看不到你,我讨厌不能在你背上跟你说话,我讨厌不能拥抱你,我讨厌你!”


 


王子异无话可说,他发现自己多么想要拥抱这个小小的身体,他第一次讨厌自己的身体构造,甚至讨厌身上背负的使命。


“你,你要这样背着这里一直到老,”他哭得语不成声,“一直到老,我都不能再见到你。我下不去,我是巴布亚企鹅,我没法潜到南极大陆底下那么深的海里跟你说,说话……”


王子异的眼泪滴落下来,整片海域都在暗暗地波动。


“我还是把你驮在背上的。”


他看着眼前耸着身子湿哒哒地坐在地上哭泣,全身颤抖的小企鹅,“你还是在我背上的。你,和你的家,你的白色大陆,你讨厌的海豹,你喜欢的极光,都在我背上。”


“坤,我会守护你的整个世界”


“虽然看不到你了,但是你在我背上开开心心地和同伴们在一起,开开心心地长大,我都会知道的。”


“我还可以唱歌给你听,只有你听得到我的歌声,也只有你能回应我的歌声”


 


“可是我,我不会开心了”蔡徐坤断断续续地说,“没有你,我不会开心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南极,我讨厌极夜,这里,太,太孤独了,在认识你之前,我一直都,都很孤独”


王子异无法再靠近他,于是轻轻地撞了一下浮冰,蔡徐坤抬起头看他,然后,像往常一样,小心地,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背。只不过这次用了好一会儿,因为王子异的背现在已经大到,一眼望不到底。


 


蔡徐坤轻轻地,伸开四肢,在他宽阔的背上趴下,紧紧地贴着他。眼泪持续不断地落下。


“王子异,我舍不得你。”


 


Vol. 05


南极大陆上所有的种族都不知道一夜之间他们的地基换了一头鲸鱼,除了蔡徐坤。


王子异已经迅速长大到足以肩负起整个南极大陆的重量。


他甚至来不及跟蔡徐坤好好地告别。


 


也好。


这样,就好像没有跟你分开一样。


 


一觉醒来的蔡徐坤再也找不到那个独属于他的宽阔而充满安全感的栖息地。


但是这次他出奇的冷静。


 


他低头看了一眼,越过自己橘色的脚趾看到厚实的冰面。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群体。


王子异现在属于他们所有人了。他想。


不对。王子异现在属于我们所有人了。


我也是南极大陆的居民。


他也在守护着我。


 


他想着想着又有一点想要哭。


然后他就从家门口跑开了。


钱正昊在他身后迈着小短腿没追上,被周锐拉住了,“别跟着他了,”周锐说,钱正昊疑惑地看他,“让坤坤自己待着吧,他好像很难过。”


 


蔡徐坤跑到他第一次遇到蓝鲸的那块浮冰上。


坐下来。


他知道这个暗黑的水域里再也不会突然冒出一座小山丘,驮着他到处游荡,听他骂海豹,一起看极光。只有他能听见他的声音,只有他拥抱过他。


 


“王子异。”他在暗夜里喊了一声。


然后他站起来,“王子异!”


他又大声喊了一遍。


 


然后鲸鱼的歌声从脚底这片大陆悠扬地传来,一样是划破夜空的温柔。


蔡徐坤还是哭了。他想了想,俯身伏在冰面上,慢慢地把四肢张开,把肚皮贴在冰面上。


“我忘了问你鲸鱼能有多少岁了,我们只在一起呆了一个月,你能记住我吗”


“你能记住我的拥抱吗”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躲在冰川后面看了我三个月,你就不能早点过来找我吗,那样,我还可以多抱你几次,让你牢牢地记住我的拥抱,现在也不至于觉得太冷太孤单。”


“下一次,下一次早点来找我吧!好不好啊”蔡徐坤冲着身下的冰面大喊。眼泪和咸湿的海水混在一起,“你一定要听见我说的话”


回应他的是悠长而深情的鲸歌,只有他能听到的,只唱给他听的,最温柔的歌声。


 


王子异没来及告诉他,四个月前还是小鲸鱼的自己,哼着歌无意中闯入这片海域,在冰川后面看到蔡徐坤的时候,就已经好想好想去跟他做朋友。可是自己无法与他交流,见面了又能怎么样呢。


然后他就每天每天游过来,整夜整夜地看着他。


看他在流动的极光下亮亮的羽毛,偶尔跟鱼群嬉戏地可爱的样子。


就这么过了三个月,那天晚上他听到蔡徐坤哼唱出他每夜歌唱的旋律时,他第一次觉得幸福地想哭。


 


我听见你说的话了,小坤。下一次,我一定早一点去找你,跟你做朋友。


不会让你觉得孤单了。


 


Vol. 06


偶像练习生第一期录制。


蔡徐坤在众人惊羡的目光和赞叹声中走进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第二名座位上那个梳着丸子头的男生,那个男生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种安定的力量。


他唱歌一定很好听,他想。


 


然后他慢慢地一步步往上走,在第六名的位置停下,背对着那个男生落座。


王子异看着他一身蓝衣。那是他熟悉的颜色,属于蓝鲸的颜色。


再看自己身上一身黑白,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亲切。


 


“紧张吗?”


蔡徐坤回头看他,声音忽然有点颤抖。“蛮严格的。”他说。


王子异看着他,笑了。


 


 


正文完


 


番外二则 石墨


番外二则 图链




END



评论

热度(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