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温柔

又甜又温柔

好梦不醒:







王子异胳膊疼。


 


 


 


他在台上就一直抱着自己的胳膊。


 


 


 


笑的时候抱着,说话的时候抱着,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蔡徐坤的时候也抱着。


 


 


 


所以蔡徐坤很轻易的就知道了,原来王子异,胳膊疼。


 


 


 


但是他没说。


 


 


 


他准备等等看。


 


 


 


看王子异什么时候抱着胳膊皱着脸跑到他面前,跟他讲说,坤,我胳膊疼。


 


 


 


他说不出来为什么要等这个,但就是觉得这句话对他来说很重要。


 


 


 


就仿佛跟三个月前在大厂,他千辛万苦等王子异讲出那句,坤,我喜欢你,一样重要似的。


 


 


 


蔡徐坤拿着游戏用的小锤锤,烦躁的在自己身上敲来敲去,每敲一下都在想,呆瓜王子异,你再不过来跟我讲的话,我就敲坏你的坤坤小宝贝心疼死你!


 


 


 


然后小锤锤的锤子头就飞了一半出去。


 


 


 


其实蔡徐坤自己都没怎么注意到。倒是王子异,先他一步弯下腰去,轻轻抓着那半个锤子头拾起来,又递到他手心里,还附赠了一个标准的王子异笑。


 


 


 


蔡徐坤一边无意识的冲着王子异撒娇,一边呆愣愣的揉着锤子头偷摸害羞。


 


 


 


直到王子异抱着胳膊退到他身后去,蔡徐坤才开始后知后觉的觉得有点生气。


 


 


 


王子异!你怎么胳膊疼还给我捡东西!


 


 


 


之后的舞台,蔡徐坤就格外注意王子异。


 


 


 


蔡徐坤想,不是胳膊疼吗,怎么动作还这么标准呢。手臂张这么开,不会扯的更疼吗。


 


 


 


一曲结束,大家聚在角落喝水擦汗,蔡徐坤听见队里的弟弟跑到王子异身边跟他说,谢谢子异哥教我,我觉得舞蹈熟悉了很多!


 


 


 


蔡徐坤就想起来确实有好多个深夜,他蜷在练习室一角昏昏欲睡时,有听见王子异和别人说,队长太辛苦了,好不容易才睡一下就别吵他了,哪里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蔡徐坤盯着王子异一边温柔的和弟弟讲没关系,一边还抱着胳膊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有点委屈。


 


 


 


怎么办王子异,你再不告诉我你胳膊疼的话,我可能要自作主张的吻上去了。


 


 


 


蔡徐坤后面情绪就不是很高涨,好不容易忍到退场,低着头就往后台走。








然后腰上就横了一只手过来。


 


 


 


位置不偏不倚的刚刚好,从腰后环一个圈,手掌能正正好好的贴上他的小肚子。


 


 


 


蔡徐坤瞬间被安抚,想也不想的就往后倚过去。下一秒又触电一样的弹回来僵直了后背。


 


 


 


王子异就更紧的搂住了他,捂着话筒贴着耳朵问他:“怎么了,坤坤?”


 


 


 


蔡徐坤侧回头,看王子异侧脸鬓角的汗渍,看王子异眉梢眼角里的爱意,又看王子异抬起来圈住他的那条手臂。


 


 


 


蔡徐坤觉得心疼又难过。


 


 


 


但是他只能迅速的低下头,闷着声音说:“就有汗,热。”


 


 


 


回了酒店,蔡徐坤坐在床上慢吞吞的脱衣服。


 


 


 


人家都说录节目或者演唱会以后会有一段兴奋期,就是明明很累却睡不着待不住,脑子里盘旋着人山人海的热情难以褪去,会不太舒服。


 


 


 


但是蔡徐坤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


 


 


 


他只要看着王子异的背影,就会觉得外面的世界全部都被隔绝了,一切都像王子异本人一样安静又妥帖。


 


 


 


王子异这会儿正蹲在行李箱前面,一件一件往外拿东西。


 


 


 


蔡徐坤的睡衣,蔡徐坤的睡裤,蔡徐坤的卸妆水,蔡徐坤的洗面奶。一样一样的,像变戏法似的有条不紊,依次登场。


 


 


 


王子异的胳膊呢,就搭在他的膝盖上,好像有一点点在发抖。


 


 


 


蔡徐坤放下了脱到一半的黑色小背心。他决定好好想一想。


 


 


 


蔡徐坤先想王子异为什么会胳膊疼呢。


 


 


 


哦,因为快本。


 


 


 


那个翻墙的游戏,王子异虽然最先上去,但是旁边还有老师帮衬,后面上来的人也都会帮忙,所以其实王子异开始没怎么样的。


 


 


 


但是轮到最后一个的蔡徐坤,王子异就认认真真趴着墙边,把胳膊垂到他面前,跟他说:“别怕,拉着我就好。”


 


 


 


一面不是很高的墙,甚至连这样孤立无援的场景都只是节目里的虚构,但蔡徐坤就是从王子异的眼睛里读出了一种不一样的认真。


 


 


 


这种认真他很熟悉。


 


 


 


王子异在大厂抓着裤腿跟他告白时,王子异在出道舞台前夜吻他时,王子异在上海场之前跟他撞拳说加油时,他都见过。


 


 


 


他能读懂王子异的风平浪静和严肃认真之间的区别,他也能猜到那份认真来自于什么。


 


 


 


反正都是和他有关的情绪,他只要配合就好了。


 


 


 


所以他顺从的抓着王子异的手腕,被王子异拽了上去。


 


 


 


原来王子异,那时候受伤了啊。


 


 


 


蔡徐坤接着又想,那为什么王子异就是不和自己说他胳膊疼呢。


 


 


 


他的每一点情绪,好的不好的,开心的生气的,他全都告诉王子异了啊。在还没想清楚要不要告诉王子异之前,就已经全部告诉王子异了。


 


 


 


那王子异呢。


 


 


 


王子异似乎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又和每一个人都很疏离。


 


 


 


蔡徐坤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数他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王子异的小秘密。


 


 


 


数来数去也没有几个,还全是那种只要和王子异做一个月室友别人也能知道的无聊小事。


 


 


 


蔡徐坤绝望的想,是了,王子异一定是压根就不想告诉他。


 


 


 


王子异一定是觉得他笨手笨脚,东西都要王子异替他收拾,所以不值得依赖,干脆就什么都不告诉他。


 


 


 


今天是胳膊疼不告诉他,那以后就可能是觉得他不好不告诉他,那再以后,是不是连不想管他的时候,也不会告诉他?


 


 


 


蔡徐坤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窜过去就扑上了王子异的背:“呜呜呜子异!我以后改!你别不要我!”


 


 


 


幸亏王子异多年breaking的根基还在,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承受住蔡徐坤小炮弹的突然袭击,没让两个人一起栽到行李箱里。


 


 


 


王子异托着蔡徐坤的膝盖弯,扶着他自己站好,然后转过身站起来,看着眼前拉着自己的衣角闷声闹脾气的蔡徐坤,忍不住的笑了一下:“怎么了这是?”


 


 


 


蔡徐坤吸吸鼻子,还是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于是张开手冲着王子异说:“要抱——”


 


 


 


然后蔡徐坤坐在王子异膝盖上,被王子异安安稳稳搂在怀里,磕磕巴巴抽抽搭搭的给王子异讲了一遍自己的心路历程。


 


 


 


最后蔡徐坤红着眼圈撇着嘴角,仰头跟王子异说出了结论:“所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王子异没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蔡徐坤很熟悉的那种认真表情,又在王子异脸上出现了。


 


 


 


王子异抬起手,抚着蔡徐坤的蝴蝶骨,牢牢的拥抱住了他:“坤坤,我好爱你。”


 


 


 


在一起这么久,王子异说出这几个字的次数,屈指可数。


 


 


 


蔡徐坤顾不得伤心难过了。他想终于有一件事,是全世界谁都不知道,只有他才知道他才拥有的,属于王子异的小秘密了。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抱紧了王子异的背,急急忙忙的回复他:“我也爱子异!”


 


 


 


王子异被他逗笑,放开他之后又俯身亲了一下他脸上的小痣,然后握紧了蔡徐坤的两只手:“本来就是一点小事,不值得你担心的。不告诉你也是怕你多想……结果你还是多想了,是我的错。以后什么都和你说,好不好?”


 


 


 


蔡徐坤点点头,又摇摇头:“才不是小事!就像每天虽然有这么多人一起,子异还是会担心我有没有吃饱有没有过敏一样,我也会担心子异的!就,就,哎呀,就反正都不是小事,你懂不懂?”


 


 


 


王子异揉揉蔡徐坤头顶酷酷的偏分,又捏捏他的耳垂,郑重点头:“懂。因为只要有关于你,就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


 


 


 


男团队长当红巨星小蔡,成功的红了脸。


 


 


 


王子异见好就收,亲亲蔡徐坤的嘴角,拿了毛巾要去洗澡。


 


 


 


王子异走到一半又折回来,蹲在蔡徐坤面前,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胳膊上,语气温柔的不得了:“坤坤,我的胳膊好痛啊。一会儿坤坤亲亲我,再帮我上点药,好不好?”


 


 


 


蔡徐坤揉揉他的胳膊,乖巧点头:“好。”






Fin.



评论

热度(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