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坤】秘密情人

是真的啊

十方梦明:

最近的xfxy在这里都别提好吗,我只想磕我想磕的。


大笨蛋不要再吵啦。爱你们。
ooc是我的我的我的,别骂。


——————————————————————


      并不是很守得住秘密的蔡徐坤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守这个秘密守了几个月。


     至于什么时候可以说出来,他也没有底。问另一个当事人,他竟然打着哈哈说愿意永远做自己背后的男人。


     可是种种迹象慢慢地把秘密的锁口放大,蔡徐坤开始认真地担心起某一天猝不及防的曝光来。


     林彦俊叼着吸管,笑着看他,蔡徐坤没好气地缩缩脖子,躲开对方的手:“所以为什么要在镜头前对着我喊好可爱——”


     那一声喊出口,他被小钱追着问了几圈他俩什么时候关系变好的。


     “你傻不傻啊,就随便回答啊?”林彦俊看着发愣的蔡徐坤,“你越不回答,越此地无银三百两好吗?学学我。”他指指自己,得意道:“我就是直接跟他们说,我单方面是你的小迷弟啊。”


     蔡徐坤无声地叹了口气,有些烦躁地抢过林彦俊手里的饮料,喝了一口。


     “林彦俊,吸管都被你咬瘪了,什么坏习惯......”


     无人的宿舍忽然涌进一股灵活的凉意,像窜进来的一只猫,绕过蔡徐坤的脖颈,轻轻吹气。他不由得就是一个哆嗦,正好应上陈立农开门的声音。


     “林彦俊你可乐要喝一个世纪哦?还去不去吃饭啦?”陈立农说着就走过来。


     蔡徐坤蹭地从凳子上弹起来,僵硬着身体和陈立农面面相觑。没等对方说话,他就报数一样毫无感情地说道:“我不是,我没有。”末了,觉得场面过于尴尬,他还加了一句:“我只是来帮选管通知点事情。”


     陈立农一时半会回不出话来,眼神在宿舍内扫荡了一大圈,最后定点降落在蔡徐坤手中的可乐罐上。


     蔡徐坤这才反应过来手里还握着这个烫手山芋,连忙往桌子上重重一放,铁皮和桌面亲密接触的声音是人造的一道惊雷。三人都被震得晃了神。


     “哦,我我我我没有喝他可乐——他他他最近有点长胖了,选管说让他少喝点饮料——”蔡徐坤边说边往外走,最后在门口定格了一个机械的微笑,就跑得没了影。


     陈立农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说话这么费力,他憋了好久终于憋出来一句:“你俩这是?”


     林彦俊拿起可乐罐,继续聚精会神地咬着吸管:“我不是,我没有,我们真不认识。”


 


     保守一个秘密是艰难的,因为人有一种想要释放和得到认可的本性。保守一段秘密的关系更艰难,尤其是在自我不够坚定和人多耳杂的双重压力之下。


     从偷偷确定恋爱关系以来,两人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遮遮掩掩地谈情说爱。明面上,他俩只是相互认识而已,近一步的行为都是不应该存在的。所以,哪怕并肩走上一段路,蔡徐坤也要四下张望数次。


     林彦俊觉得他的小模样又滑稽又惹人心疼,拍拍他的肩膀就说,要不咱们坦白吧。


     蔡徐坤手忙脚乱地捂住林彦俊的嘴,气鼓鼓地:“别傻啦!还想不想出道了?”


     林彦俊的嘴唇贴着他的手心,声音像敲击蒙着一层布的鼓,朦朦胧胧又铿铿锵锵。他嘀嘀咕咕:“我都好久没碰过你的手了——”


     蔡徐坤心虚地把手缩回来,背在背后,完美衔接上路过的Justin的张望。


     两人立刻默契地拉开距离,林彦俊还带着笑意的脸瞬间结了冰块,把Justin唬得一愣一愣的。


     “坤哥,彦俊又在生什么闷气?”他小跑着过来黏住蔡徐坤。


     蔡徐坤目不斜视:“谁知道?我又跟他不熟。”


     他们各自往前走着,越隔越远,身旁的笑闹是旧唱片一样的磕磕绊绊,热切,却不真实。蔡徐坤忽然有些难过。他故作轻松地换上笑容,两只手在背后纠纠缠缠,假装有另一个人牵了过来。


 


     日子就这样在最熟悉的陌生里黯然生长,平凡的恋人最平凡的牵手于他们也是一种恩赐。


     那天大家都被召集到训练室集合,蔡徐坤火急火燎地跑到走廊,队伍已经走了一大半。经过林彦俊宿舍门前,他忍了好久才没有看过去,却被身边的热气沾染了发丝。


     有人碰了碰他的手臂:“别看我,继续走。后面人还多。”


     蔡徐坤了然地一笑,两人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若即若离,像两颗用来试验惯性的珠子,碰到是偶然,分开是必然。


     越来越多的练习生超过他们向前走去,到最后,走廊终于趋于空荡。蔡徐坤想催促林彦俊快一些,手指却陷入了一片温热之中。


     对方的手仿佛某种幼兽的舌尖,动作带着蜻蜓点水般的生涩,一寸一寸地爬上来,包裹——像捕蝇草胜利的前奏,叶片笼过来。两只手终于重叠在一起,如同一对交颈的鸟。


     蔡徐坤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转头看见林彦俊也带着笑。


     “你笑什么?”


     “那你又笑什么?”林彦俊侧着头。


     太久没能相会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仿若离开水太久的鱼,急需补充呼吸。


     他们谁也不肯轻易放开,因为从此处到练习室,是秘密牵手的倒计时。


 


     在食堂,林彦俊会装作不经意地坐在蔡徐坤的附近,运气好的话,两人还能坐个斜对面,假借看风景来看看彼此。


     蔡徐坤默念了几遍别看了别看了,这才把那对往眼里钻的酒窝抹掉。他恹恹地低下头夹菜。今天身边的座位已经围满了人,他们甚至连打一个招呼都做不到。


     正沮丧着,鞋子却被轻轻蹬了一下。蔡徐坤受惊地抬起头,只见林彦俊哈哈笑着和身边人讲话,似乎完全没有留意这边的动静。他顺着那只脚踩了回去,满意地看见林彦俊眉头一皱。


     心底的小人毫无理由地生出恶作剧的心思,蔡徐坤一边吃着饭,一边继续踩着对方的鞋。


     “林彦俊,你肚子疼?”


     “没有,没有。”咬牙切齿地回答着邻座,林彦俊不自然地把笑容加深了一些。


     这头蔡徐坤正玩得起劲,哪知踩着林彦俊的那只脚囫囵就被缠住了。对方的双腿从桌下伸过来,像两根长筷子,夹住了胡作非为的始作俑者。他挣了半天也没挣脱,气得脸颊发红。


     这次轮到他被盘问了。“坤坤,你怎么脸红?发烧了?”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对面的林彦俊讲着冷笑话,笑得过分大声了些。


 


     两人夜深人静时的秘密时间难得地变成了拌嘴时间。


     “你今天在食堂笑我笑得那么大声!”


     “是你先踩我的白鞋踩得那么用力!”


     “是你先来碰我鞋的!”


     “......就,想你了嘛。”


     蔡徐坤语塞,本想板着脸再冷战一下,眼角的笑却卯足了劲头也压不下去,只能认命地对着林彦俊的额头来了个装模作样的暴栗。


     “你呀你——”


 


     距离决赛越来越近,蔡徐坤也越来越焦躁。他托着腮,哭丧着一张脸,直直地盯着林彦俊。


     “你出不了道可怎么办啊?”


     “哎哟哎哟,”林彦俊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我们大TOP担心小透明啦。”


     蔡徐坤正色道:“我说真的,你要是出不了道,我们就得分开很久了。”


     他想了想,认真补充道:“甚至连私下见面都很困难,因为9人团都住在一起。”


     听见这话,林彦俊的神色变得异常温顺,他靠过来,和蔡徐坤鼻子碰鼻子,蹭得蔡徐坤眯起了眼睛。


     “凡事都要往好处想,不管我能不能出道,决赛那晚,我们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在镜头下拥抱啊。”


     “我要是没出道呢,你就哭着给我一个抱抱,”林彦俊语气轻快,“我要是出道了呢——你就开心地给我一个抱抱。”


     蔡徐坤好半天没回话,两只泛着水汽的眼睛像是要吐露什么肺腑之言。最后,他只是抹了抹眼睛,淡淡地说:“搞什么啊,秘密还是要保守的......我就随便跟你抱抱好了。”


 


     北京4月的雪来得很突然,蔡徐坤走在路上,被雪花纷纷扬扬地覆盖了个措手不及。天上不知哪位神仙坏心眼地洒下一大袋盐,妄想把整条路腌制成上好的下酒菜。蔡徐坤不幸地和路荣辱与共,顿时失了方寸,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当他已经认命地决定不管这雨夹雪的时候,一把伞从头顶笼过,把雨和雪隔在外面。雨和雪的残肢在伞面上跳跃,在光线折射下泛出鹅黄色的光亮,把伞装点得状似一块散发金光的盾牌。


     蔡徐坤在盾牌下舒了一口气,而他的骑士,也从一旁探出头来。


     “蔡徐坤,你怎么在这里!”林彦俊怪声怪气地,像个报幕员,想也知道是故意说给路过的人听的,“这雪还挺大的——你要不跟我打一把伞?”
    “额,林彦俊,谢谢你啊!”两人一唱一和,做足了功夫,还原了因为不熟还有着些许尴尬的状态。


     演完过场,他们才开始在伞下并着肩走。


     “傻瓜,为什么不看看天气预报就出门?”林彦俊换成了平常的语气,压低着声音,没好气地念叨着。


     蔡徐坤只是傻笑,他有些爱上这场突如其来的雪了。


 


     走到宿舍楼门口,正好夜色已经落下来,轻纱般若有似无地扫着低空。蔡徐坤把一脸莫名其妙的林彦俊拉到一旁的黑暗之中,将他手中的伞夺过来,满满当当地挡在身侧。


     伞后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人,脸对着脸,眼睛对着眼睛。


     林彦俊的眼睛在黑暗里是两只萤火虫,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闪烁。


     蔡徐坤忽而觉得整个心房塞满了跳水运动员,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忽而觉得掩映在雪色后的月亮正勾起他的心,叫那嫦娥织成了一团软糯的棉花。


     他什么也没想,就寻了林彦俊的唇,吻过去。


     他真的什么也没想,他只是在心里机械地祈祷着。


     谁都好,上帝啊,菩萨啊,或者大气层外经过的流星啊——保佑我们一起出道吧。


 


     蔡徐坤觉得自己的脚是刚刚浇筑好的银器,甚至还没有冷凝,因此软成了一团。场内的排位已经播报到了第五名。


     他几乎有些绝望了。


     所以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喉咙燃起一团火,只是在镜头前生生地被咽了下去。


     他想大喊,想冲过去抱住林彦俊,可是秘密不许。他只能看着林彦俊被尤长靖抱住。林彦俊的眼泪流下来,滴在他的心上,是滚热的烙铁,刺得它发疼。


     他想,林彦俊很少哭的啊。


     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蔡徐坤站在一个对任何人来说都合理的位子,站在一个符合陌生人身份的位子,无言地看着林彦俊的眼泪。


     林彦俊也抬起头来,他离开队伍的最后一眼,是留给蔡徐坤的。他们的眼神在空中默默地交汇,又急速地躲闪开,电光火石般的相遇离别,这是秘密的代价。


     蔡徐坤想,我受够了。


 


 


     林彦俊坐在位子上,从高处俯瞰舞台。他凝望着蔡徐坤发表感言的背影。


     每一位成员公布后,都会顺着座位拥抱一圈,蔡徐坤也不会例外。


     这是他们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偶像练习生这个舞台上,正正当当拥抱的机会了。


     他倒数了很多遍,每次从十数到一后,又重头开始。在不知道第几个倒数之时,他终于等来了踏上阶梯的蔡徐坤。


     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每一位成员身前走过,那些拥抱过于真挚,让他有些嫉妒。


     他教育自己:“林彦俊,你不要太贪心。说好要保守秘密的。”


     回忆起蔡徐坤波澜不惊的脸,和那句波澜不惊的“随便抱抱”,林彦俊无奈地垂了眼。虽然如此,看见蔡徐坤朝自己走来时,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决定好好地迎接这个在镜头前迟到了太久的拥抱。


     他上一秒还痴痴地看着小家伙那哭红的双眼,下一秒就接住了这个飞过来的拥抱。突如其来的幸福差点让他一个趔趄。


     林彦俊晕晕乎乎地想,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蔡徐坤张开双臂,蹦跶着跳过来,一心只想扑在林彦俊怀里。他和他必须热烈地拥抱,像微风荡过麦浪,海浪拂过砂石,候鸟回归巢穴,或者,日升和月落,星辰移转,四季变换,都是最应当发生的自然规律。


     把头搁在林彦俊肩膀上那短暂的几秒,蔡徐坤想,北京的春天终于来了。


     至于秘密,谁都好,上帝啊,菩萨啊,就原谅他们暂时的疏忽吧。


————End————



 

评论

热度(520)

  1. 悠然里十方梦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