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是闹别扭不是虐狗啊

先苦后甜我真的要死了

新鲜炸毛包:



吵架冷战的梗被我写成闹别扭ORZ…
就随便看吧,无脑小甜饼,一发完。


——


最先反而是平时看起来冷冷淡淡的脸俊发现了问题。


"是吗?我还以为子异是因为最近网上的事情才看起来不大开心诶…"
马来甜心有点震惊,但还是没停下拿薯条的手。


"我看你就吃得挺开心吼,还要不要减肥啦~"


"哎呀我就吃一点点啦~"


"所以他们是吵架了吗?难怪我最近看坤坤气压好低哦"
温州人赶紧在两个人又腻腻歪歪日常互怼之前把话题拉了回来。


"我也发现了!我还以为坤坤是压力大~"
福西西咬着根薯条跟一旁的小鬼激烈的在吃鸡,还不忘积极参与关爱队友感情关系的话题中。
"这两天我还一直想办法逗他开心呢!"



小鬼更激动,打个游戏能在椅子上表演180°旋转,前一句还让福西西注意后面,后一句也参与了进来,
"可是没看出来啊,不是挺好的嘛?一直都有说话啊,哪里就吵架了?"


脸俊冷冷一笑:"呵~你们小孩懂什莫,其实也不是吵架啦,就是……"


想半天不知道怎么说,抬头发现大家都瞪着眼等他说,连小鬼都不扭了,眼睛在他和手机屏幕上秒切换。


"就是…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糗~~"大家很不满,情绪激动集体鄙视!(#‵′)凸


"道歉!"甜心憋笑拉着脸俊让他道歉,小鬼继续游戏还不忘吐槽:"你说你这人,怎么什么都能冷梗啊,你说说你这咋回事啊!"


倒是脸俊自己绷不住先笑仰了过去。


大家推推搡搡嘻嘻哈哈最后也没人知道到底他们怎么了。



他们怎么了?
连主角之一也表示他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了…


其实王子异很早就发现蔡徐坤的反常了。
某天从一两个细节开始,他突然发现小猫好像在暗中默默收起软垫爪子一小步一小步地逃离他的圈养范围。


这一认知让他难得皱了好久的眉头,他一开始以为或许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可几天观察下来又觉得不像。偏偏他还没法问,因为蔡徐坤的每一步都太高明也太狡猾了。


尽管他依旧是他那个不爱收拾的迷糊舍友,还是会跟他同进同出,还是会在任何同行的交通工具上坐在他旁边,还是会软绵绵的跟他说话,也还是会在人前笑眯眯的cue他。


似乎一切都没有变。


可王子异太了解蔡徐坤了,也太在意他的一举一动了。
生活的细节末枝被拢在另一个人宽大的手掌心里,但凡有点舒展退缩都能被清晰感知到。



像过去蔡徐坤洗完头是绝对懒得用吹风机吹干的,但自从跟王子异成了舍友之后,他的舍友表示这样不好,容易受风着凉,念得蔡徐坤只能乖乖吹头发。


可恰逢春末,日子一天比一天热,又还不到舍友觉得可以开空调的天气,发量惊人的小猫咪每每吹完头发都是一脑门的汗,气得扔了吹风机,表示谁爱吹谁吹,他是绝对不吹了。王子异又好笑又宠溺地叹着气拿起吹风机,只能哄着:好好好,我吹我吹,快过来。


至此,只要跟王子异一起,蔡徐坤就再也没有自己吹过头发了,并且神奇的是也不再抗拒吹头发这件事了,相反还很乖,洗完头出来都会很自觉地往床上一坐眼睛就滴溜溜地看着王子异。
王子异就更主动了,几乎是从他进浴室洗澡就开始备着吹风机。两人心照不宣地享受照顾与被照顾的亲密,也没人再喊热了,就好像别人给吹头发就不会热一样。



可是那天蔡徐坤却是洗完澡就顶着一头湿发往xxj们房间蹿,嚷着他要去吃鸡。王子异像个老妈子一样追在后面,最后看他窝死在沙发上已经开打,头发被自己胡乱胡噜也干了大半,才放过他自己回房间,彼时他还没觉出什么不对劲。

隔天他才知道,那是相当不对劲了。



像不爱吹头这样的小坏习惯,蔡徐坤有很多,比如不爱喝水这件事,就让他那格外讲究一天至少得喝满1000cc水的严格舍友操心到不行,总是能跟个闹钟一样见缝插针的叮嘱他该喝水了得去喝水了。
蔡徐坤对着王子异的时候总是很乖,排练也好,工作也好,私下也好,只要在王子异身边就晃晃悠悠的,让他喝水他就会停下手上的事情去喝水,乖得不行。
就是喝热水得用哄的娇气习惯,王子异也应对得得心应手,其实不过是两个人都乐在其中罢了。


所以当王子异抓住排练空挡,喊着蔡徐坤过来喝水,对方没有跟往常一样马上哒哒哒跑过来就着他的手喝水,而是慢悠悠把整组动作做了一遍,又走到舞台旁边放毛巾矿泉水的地方拿了一瓶水喝的时候,王子异愣了,第一反应是自我检讨,今天惹到小祖宗生气了?


偏偏蔡徐坤拿着水边喝边向他走来,神色如常,甚至凑近了还跟他说起了他准备在哪一part加个小动作,他觉得那样糙酷的~


王子异拿着开好盖的保温杯问他,
"不喝薏仁水了?"


"啊?不要~"软软地做了个疑惑的表情再轻飘飘拒绝,蔡徐坤就走到其他队员堆里去了。



徒留王子异在原地缓冲,要知道蔡徐坤虽然挑食,但基本王子异觉得对他好的希望他吃的东西他都会乖乖吃掉。像薏仁水就从一开始的表面嫌弃到最后共用一个保温杯,蔡徐坤早就喝习惯了,更别提私下只要王子异在身边,他几乎没有需要自己拿水的机会。


晚上排练完回酒店也是,蔡徐坤快速占据了浴室洗澡,王子异才去队员房间串下门的功夫,回来就发现小猫已经窝在床上玩手机了。


王子异盯住他明显洗过并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沉默,蔡徐坤还能生出一脸疑惑问他:"愣什么?快去洗澡啊~"


太多这样的细节在改变,他不再练完舞累得喘兮兮地搭着他的肩小声地说"好累啊~",不再两个人分开行程的时候第一时间汇报行踪,不再事事都要拉上他。偏偏他也没有冷落他,就是把关系完美地框在了要好的队友界限里,不偏不倚,不多也不少。


像是用橡皮擦轻柔又残忍地擦掉独属于两个人之间的秘密,那是过去没有宣之于口的亲密,别人不得而知的暧昧。所以即便消失,也不需要理由,因为没有人有立场能理直气壮的讨要解释与交代。



于是接连好几天,王子异眼睁睁的看着小猫一点点逃离了他好不容易圈起来的豢养范围。佛系青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烦躁了,疑惑焦虑又问不出口,加上网上被人带节奏下场黑,各方面都不顺逐,连带着气压也非常低。


尽管平时话也不多,但王子异最近沉闷得让其他队友们也觉出不对劲来,结合网上的腥风血雨,大家都以为他是大受被黑的影响,于是奶泡宿舍里就即时来了一场谈心茶话会。


其实平时大家也会聚在一起聊来聊去舒缓压力互相鼓励,只是如今主角变成了一向是开导人身份的王子异,xxj组合就贴心得很卖力,大家插科打诨,最后竟变成了比惨大赛,说到被黑,谁还没有过呢是不是!


嘻嘻哈哈间王子异也只是盯着蔡徐坤看了看,对于大家的安慰只是报以温柔的笑。


反倒是我们的小队长,担心的看着情绪明显不高的王子异,张张嘴最后还是合上,没有多说什么。


一场茶话会开下来,奇怪的是,反而是蔡徐坤变得更低落了。



再之后,队友们发现,他们的小队长很对劲啊,像感染了低气压病毒一样,病状就是在蔡徐坤出现的上空里终日乌云密布。


而一切原因明显是他们的酷bro。



接连几天,王子异投递的试探爱意都被蔡徐坤软绵绵地一一挡了下来,于是佛系青年闷不吭声开始就着对方的推开,也一步步回到了兄弟好队友的位置上。


不再像个老妈子一样整天追在没有一日三餐概念的小队长后面要他好好吃饭不要吃不健康的东西和不要吃撑。


不再随时随地见缝插针拿着保温杯盯着平时不好好喝水的小队长一口一口的把温热水喝下去。


不再虎视眈眈地逮住在宿舍就爱把空调开超低又不爱穿拖鞋到处跑的小队长让他一定要穿上鞋加上一通苦口婆心的念叨。


更不再温柔的帮他吹头发,给他整理团成一团的耳机线,准时准点往他嘴里塞保健品,分开行程还要远程监控他的生活作息,在外看到好看的好玩的第一时间拍下来发微信说我觉得好适合你你喜欢吗我买了…


除了眼神无法自控,依旧是一盯就挪不开眼之外,其他生活小细节王子异也还是妥帖温柔,只是对他不再有那份特殊照料罢了。



蔡徐坤陷入了之前王子异的境地,焦虑烦躁而不能言,其中更大的是酸涩的委屈,可就像失宠的小孩已经没有地方让他任性撒泼一样,明明是他先把人推开,可当真的做回队员才发现自己贪心得可怕。



受这件事影响的当然还有无辜的队员们,可是一个个提到这件事却是一言难尽的表情,一脸不懂他们在搞什么但是自己却被虐到了的感觉。


比如深受其害的尤老师,这周他已经是第三次被拉着去逛超市买零食买好吃的了。

明明他在减肥好吗(´థ౪థ)σ

不吃受不了,吃了得被骂。偏偏山西富少独爱他,反常的老是要买零食就算了,还就只爱找他一起去,说是他比较懂吃的。

excuse me?那买了也不见你吃啊?

聪明的尤老师被拉去一次就懂了老实人的目的了,不就是他们队长在没人监督照料的情况下不好好吃早餐么,有人急了又不好直接管,只能暗地里找各种借口拖着尤老师去买一大堆好吃的,说是自己想吃顺带关爱队友们,其实不过是狂买某个人爱吃的只希望他能吃上一点别饿着罢了。



其次受伤害的还有未成年的台湾人,王子异真的不管蔡徐坤吃饭喝水了吗?

"告诉你们,没有的事嚯!"有绝对话语权的台湾人义正言辞地说道。

在一起排练或者一起跑行程,一天能接收到酷的bro几次提醒喝水的关爱和接过几次水后,机灵的台湾人也知道了老实人的目的了,不就是怕他们队长没有好好喝水么,自己又不好直接盯着,就只能一歇下来就往队长旁边的台湾人手上塞好几瓶水,说是让他分下去,其实不过是想让他递给他们的队长让他喝水罢了。



福西西和小鬼就更无辜了,因为一直被开玩笑是唐僧转世的佛系队友最近竟开始真变身唐僧来叨叨他们的夜间蹦迪➕吃鸡活动了。

在被上了两晚上的"如何规避熬夜使人猝死"的养生课堂之后,两个人终于默契地在最近一直和他们一起嗨的队长找上门的时候将他拒之门外,表示深夜嗨活动近期将因组员身心健康问题就此暂停,恢复日期不定。

小队长很摸不清头脑,却还是乖乖回房间睡觉了,至此他们才躲过了紧箍咒的折磨。



蔡徐坤发现最近他的队员们格外的关爱他,特别是在各自分开行程还能时不时接收到来自大家各种叮嘱时感觉尤甚。


好吧,谁都关心他,就王子异不再关心他了。



蔡徐坤看着两人没有任何新消息的对话框发呆。这是第一次两人分开行程这么久,过去一天能发八百遍叮嘱和见闻,现在却去了美国这么远的距离也不再有话跟他说了吗?


他不懂自己是中了王子异的什么毒,一向冷静自持的他一遇到跟王子异相关的事情,就像湖面遇见了雨季,细微的雨须都能泛起涟漪。


他可以承受非议、指责甚至无端谩骂,不夸张的说他都已经渐渐习惯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想要的什么,会面临的是什么,甚至会得到以及失去什么,但这是他选择的路啊,即便过早的时候人生就被动规划好,但奔着这个目标跑已经太久了,久到他觉得只有把它定义为梦想才对得起自己的日夜追赶,久到它变成陪他睡觉的东西,久到他都想不出如果不留在舞台他还能做什么了。


他明明能忍受一切,可却看不得王子异承受这些,特别是因他而起的吸血论也好蹭人气也罢,只言片语一星半点都够他难过半天。
明明王子异那么努力那么优秀那么好,却只因陪在他身边就要遭受这些无谓的攻击,三言两语就轻易抹掉他的所有付出。所以蔡徐坤比谁都怕看到这样的言论,尽管王子异总是反过来安慰他,没有因为任何的言语攻击而疏远他,但私下更加默默努力拼了命的练习,偶尔的低落神情,都在扎着蔡徐坤敏感的心。


他太清楚自己想要的,也无惧付出,却独独害怕王子异为他受伤。
他觉得王子异不该承受这一切,也不该将他拉入俩人关系的泥塘,他应该如他当初参赛那般充满自信斗志和拥有坦荡恣意的未来。



那么做队友就好了吧。

可是他发现他根本做不到,他控制不住的委屈,他觉得王子异太可怕了,用温柔与独宠无孔不入的渗透他的生活,把他宠坏到连自己亲手将人推开却还要怨愤对方抽离得太快的地步。



可是他觉得潇洒抽离的人此刻却远在美国还在惦记着大洋彼岸的他的生活小坏习惯,连在镜头前都控制不住操心,山高水远小心翼翼地把陶瓷杯给护着带回来,就单单只是想让他好好喝水。


终于到王子异回国的时候,连蔡徐坤都唾弃自己太不争气,可心就像只扑腾乱飞的小麻雀,按都按捺不住,还很不清醒的执意改了航班先飞到巡演城市。
对方也是紧赶慢赶只为早点见到想得心都疼了的小猫。

可惜两个人都是大怂包,明明想得要命,见了面却克制得不得了。


王子异从包里拿出小心护着的杯子时突然还有点不好意思,干巴巴地只是说这是给你带的礼物,后半句"你以后得用它好好喝水"却是张张嘴没说出口。



蔡徐坤看着手里的杯子,心酸软一片。

呐,你知道送杯子的含义吗王子异?


却同样没有说出口,徒留两个人相对着别别扭扭欲语还休。


蔡徐坤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分不清事理的人,虽说狮子座的所有特性他几乎都有,护短,占有欲强,但他也不会不分场合的发作,偏偏这一次他有点不能忍。


这一次的FM仙子化了一个超可爱的晒伤妆,在化妆室就特别兴奋地上蹿下跳,逮着人就问他好看吗可爱吗,有了福西西说出是晒伤的猪头被揍得哇哇叫的对比,王子异认真端详了他一会,才温柔的说出很可爱的表现简直堪称模范答案,搞得仙子都有些害羞了,笑得可甜,更是满间屋子乱飞。


蔡徐坤透过镜子边化妆边目睹了一切,脸黑得化妆师都以为他是不是突然不舒服了。


结果FM上的游戏他更是差点就管理不住自己表情,搂腰、紧抱、甚至最后还背起来,可恨的是无论仙子怎么折腾,王子异都一副甘愿温和的样子,自然温柔得让蔡徐坤像吞了一坨潮湿的棉花,堪堪卡在喉间,把所有的酸涩、嫉妒、占有欲甚至不安都堵得严严实实,最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他能说什么呢?
他什么立场都没有。



FM结束后大家又是赶赴各自的行程,等到全部聚到北京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


这一天他们早上要去拍一个代言,王子异醒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一向只会赖床得别人叫早的舍友竟然不见了。有些慌张地出了房间往客厅去,结果下楼就看到蔡徐坤和小鬼正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王子异好像这才惊觉自己反应有点大,于是又默默地转身上楼。


洗漱完一身清爽的回到客厅,结果那两个人姿势就没变过,游戏音效开得不小声,听着就很激烈的样子。


"早啊~你们怎么那么早?"

"Hey bro~早啊~我们在修仙你不知道吗~"
小鬼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嘻嘻哈哈的跟他打招呼。


王子异听了微微皱眉,小鬼作息一向很迷,有时候六七点晚饭不吃就睡了,有时候凌晨四点在房间里听雷鬼蹦跶,现在大早上穿戴整齐在打游戏一点也不奇怪。可是一向睡觉最大的蔡徐坤昨晚也并没有早睡,这会却在这里打游戏,一定睡得很少。


"那你们吃早饭了吗?"
游戏看起来很激烈,因为没有人回答他,小鬼还对着手机那头联机的人鬼吼鬼叫。


王子异看着从头到尾就无视他,头低着打游戏就没抬起来过的蔡徐坤,刚想继续问,就听到后面啪嗒啪嗒有人下楼梯的声音,转过头就看见楼梯口仙子笑得一脸灿烂。


"早啊早啊~哎哟子异~"
看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一个助跑飞奔而来,王子异赶紧转过头绷紧身体稳住,果不其然没几秒仙子就跳到他背上来了。


自从FM上一背之后,仙子自此格外宠爱王子异的背,动不动就爱蹿他背上,还一个劲得跟其他队友安利,子异的背超——宽!大概太平洋那么宽!被他背超有安全感的!


这会又蹿背上倒是成功的让蔡徐坤抬眼看过来,只是又快速的低头看手机。


"你们今天都挺早啊~吃早餐了吗?"



"还没。"王子异对突然蹿上来的人毫无怨言,甚至把人往上颠了颠,眼睛却看着一直在打游戏的人。


"啊那子异走走走~我们去餐厅,我饿死了!"


一般早上有行程的,身边跟着的助理来接他们的时候都会先帮他们把早餐买来,方便一群懒爱豆能睡到最后一秒还有早饭吃。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的头顶,张了张嘴最后也没问出口,顿了顿还是背着叽叽喳喳的仙子就去了餐厅。


他不知道的是这边一直埋头打游戏的人却开始对着屏幕愣神。

以前都是天天盯着他念着他吃早餐,现在也不关心他吃没吃了吗…


瞬间兴致全无的蔡徐坤嗖地站了起来,
"不玩了困了,我去眯一下"
就往楼上去了,留下小鬼一脸震惊满头问号?????这局还没结束呢咋还说不玩就不玩了呢?????有这么突然的吗????


不久经纪人就来让他们准备出门了,说是提前过去。王子异回到房间发现蔡徐坤趴在床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睡没睡。


怕他不舒服,王子异走到他床边轻轻碰了下他,
"坤?不舒服吗?"




过了几秒蔡徐坤才睁开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才垂下眼帘。


"没有,要出发了吗?"


"嗯,提前去,可以起来换衣服了。"


蔡徐坤眨眨眼,就从床上翻下来,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后却蹲了下去。




突然他觉得好累,在王子异靠近他,身上夹裹着一股若有若无独属于平时仙子身上才有的香味时,他像被突然袭来的汹涌疲惫打了个措手不及,太多天的委屈犹如开盖的汽水压也压不住,他又委屈又累,整张脸埋在膝盖里动也不动。


一直眼神忍不住随着他的王子异这会看他这样就急了,走过去蹲下来就把人揽住。
"小坤?怎么了?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边说边急着想把小脸挖出来。


可蔡徐坤一被揽进怀里,委屈就像开闸的洪水彻底将他淹没,他干脆把脸埋得更紧,徒留王子异在旁边束手无策。


"小坤…怎么啦,小坤?"

任怎么温柔的哄,蔡徐坤都无动于衷,甚至一动不动,急得王子异都想强行把他脸挖出来了,突然怀里的人闷闷的叫了他一声。


"王子异…"


"我在我在,坤你抬头我看看…"




"王子异……"


"我在,坤坤?"




"王子异………你要我怎么办啊……"




蔡徐坤声音太小了,王子异都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却又瞬间莫名地无比清楚他话里的含义。


他怔愣片刻后马上收紧了手臂,将怀里的人整个按在了胸前,开口之前甚至还吸了一口气。



"蔡徐坤,如果你是为了我,那我要你不要再推开我了。"


其实也没有过去多久,怀里的人突然动了却把王子异吓得不自觉全身僵住,但毛茸茸的脑袋从膝盖里抬了起来,却慢慢地埋进了他的肩窝里,胡乱蹭了蹭,还特别可爱的小声咕喃,
"你抱太紧了我推不开…"


王子异的心又是狂喜又是绵软,最后通通都融化在了怀里人的撒娇里。


用力把人抱得更紧,他侧过头亲了亲脸边的小脑袋,温柔但也十分坚定地将他划为己有。



"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推开的。"



————

算番外吧(?



都不用到隔天,当天的代言拍摄两个人能对视八百遍的黏糊劲让其他队友们开始互相通过眼神交流第一八卦咨询。


- 这是和好了?
- 何止和好,简直是虐狗了!
- 我都没眼看了!
- 我受不了了我不要看他们了!


至此,小队长低气压病症痊愈,他们的佛系bro也重回老妈子岗位,操心系数还更上一个level,团里丸半米之内必有向异葵,葵身边必有丸盯盯的风景线又回归了。


到了周末的FM,轮到蔡徐坤顶着一头小卷毛和甜度爆棚的雀斑妆到处蹦跶了。


王子异才后知后觉,小家伙之前是……吃醋了吧?
现在总在他面前晃悠,神情可爱,一副求夸的样子萌得他心都化了。


下台后蔡徐坤没有马上卸妆,说想自拍下交作业,结果回酒店还没写作业呢,人就被堵在墙上。


"唔…我就知道你喜欢……"
王子异忍了一天,终于可以把人按在墙上为所欲为,着迷地啄着脸上可爱的小雀斑,他今天一整天就光想这件事了。
蔡徐坤脸红得像刚刚采摘下来的粉嫩水蜜桃,嘟着嘴喃喃的模样简直是想引人来咬上一口。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王子异觉得这暗戳戳在意的小模样可爱死了,笑着蹭了蹭怀里人的额头,情话技能瞬间点满。


"你怎样我都喜欢啊…"


"那我可爱吗?"
被顺毛的小猫显然很满意,扑闪着长睫毛就撒娇。


"糙~可爱的"
学着他的塑普,王子异眼里的温柔简直能把人溺毙。


"有多可爱?"


"比任何人都可爱~"


"我的小坤最可爱…"

……



"嗯…你别……都要被你亲没啦~我还要自拍呢!"



他们才不会告诉你们,后来自拍的雀斑都是重新补的呢。



————

算番外二吧(。



晚上蔡徐坤盘腿坐在床上享受着回归的至尊吹头发服务,拿着手机说要收图,却刷起了王子异在美国给队友们挑礼物的视频。


他还真的是第一次看,王子异在镜头前三句不离操心他喝水的样子让他嘴角都压不住,却还是爱娇地用手戳了戳眼前的人。




"嗯?"

"你那时候不是不理我嘛?干嘛还管我喝不喝水啊?"他把屏幕转过来给王子异看,明明是翻旧账的话却能被他说得甜丝丝的。


王子异把吹风机关了,轻柔地抓了抓手下的软发,似乎满意了才坐下来从后面把人圈进怀里。


"我哪能不管你,而且明明是你不理我。"


"诶…是谁不理谁?!你在美国有找过我吗?"说到这个蔡徐坤就激动,瞪着一双杏眼整个人都半转了过来,对上王子异的puppy eyes又忍不住伸手去捏他的脸。
"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 ´◔ ‸◔')"


王子异笑着把他手抓下来亲了亲又包在大手里,
"我天天在群里汇报行程,还不是给你看的。倒是你,一句话都没有,是谁比较狠心?嗯?"


"嘿嘿~想死你了吧~"
小猫感觉扳回了一局,嘿嘿笑地又整个人窝回王子异的怀里。
"你坤哥那时候可忙辣~根本没空理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像那时候一天看手机几百遍又难过又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王子异看他那嘚瑟的小模样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亲了亲圆乎乎的小脸蛋。
"是吗?一点也没想我?"


"没有!"




"没有?"又亲了亲左脸的小痣,王子异作势要咬他脸。




"emm…一点点吧…"


"才一点点吗?你看我还特地给你带了杯子。"
放过被亲红的小痣,却开始用鼻尖亲昵地蹭着他的脸,像是只求摸摸抱抱的黏人大狗狗。


"哎呀~"蔡徐坤被蹭得痒了,干脆嗷呜咬了一口作乱的鼻子。
"那你说说你送我杯子是什么意思?"


"要你多喝水啊~"


"还有呢?"




"嗯?还有?"


"……就是…送杯子是什么含义啊!"




"?就是让你多喝水啊…"




"啧你!你不知道送杯子…送杯子是有…含义的吗?"




"??什么含义?"




"……你………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诶你在笑什么?喂王子异你是不是故意的!!"



王子异把怀里扑腾的人抱紧,下巴蹭着小卷毛,逗猫逗得可开心了。




"当然是要一辈子管你好好喝水的意思啊…"




————

FIN.


都8012年了我还在写纯爱哎「(゚ペ)
其实我jio得只看番外也可以了(?
顺带老天野~我美梗了辣~(ノД`)
就有梗再冒泡啦~👋🏻(也欢迎cue梗~



评论

热度(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