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王子异

好好的就好啊

好梦不醒:



王子异和每个人,都不一样。


 


 


 


每个人里面,也包括蔡徐坤。


 


 


 


王子异从小到大,一路走的顺风顺水。


 


 


 


所以他和队友们不一样,他对于出道的渴望不是因为想要成为巨星,王子异只想有个舞台,可以让他尽情表现。


 


 


 


所以他和太多追梦的人不一样,他身上没有生活的重担梦想的代价,王子异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他和蔡徐坤也不一样,他没经历过低谷中伤,王子异以为这个世界善良和蔼,只要他努力去做,一切就都会有回报。


 


 


 


王子异不明白,但不代表蔡徐坤也不明白。


 


 


 


可蔡徐坤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什么事都没发生之前,蔡徐坤乖乖巧巧跟着王子异,做什么事之前都先去问:“子异——我这样做可不可以?”


 


 


 


王子异就会点头说可以。


 


 


 


然后王子异就以为,自己是真的可以。


 


 


 


可以为蔡徐坤遮风挡雨,可以冲锋陷阵,可以让蔡徐坤无忧无虑的只做他的坤坤。


 


 


 


王子异和蔡徐坤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在大厂。


 


 


 


大厂的冬天特别冷,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空旷花园,一夜之间世界就变成了银白色。


 


 


 


一早起来蔡徐坤兴奋的拉着王子异,嚷嚷着要第一个把脚印盖在干净的雪地上。


 


 


 


走到两栋宿舍楼之间时,是蔡徐坤先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子异,你有没有听见什么?”


 


 


 


王子异和蔡徐坤绕着空地转了三圈,最后在一辆车的轮胎后面,发现了一只缩成一团的小奶猫。


 


 


 


王子异怕小猫身上带着病菌,会刺激蔡徐坤敏感的皮肤,硬生生把已经窜了出去的蔡徐坤拉到身后,自己趴到地上去把小猫抱出来给蔡徐坤看。


 


 


 


蔡徐坤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去点小猫的鼻子:“哇!可爱!”


 


 


 


王子异把小小一只的猫咪捧在手上,发现它腿上还带着一点血迹。


 


 


 


于是雪也不玩儿了,两个人带着小猫去了宠物医院。


 


 


 


隔着玻璃看医生给小猫清洗包扎的时候,王子异握着蔡徐坤的手轻声说:“还这么小,谁会欺负它呢。”


 


 


 


蔡徐坤的注意力都在小猫身上,隔着玻璃朝它挥手指:“大概是谁看它可爱,就捉弄它吧。”


 


 


 


王子异皱了眉头,对这个问题莫名认真起来:“可是它又没做错什么,只是生的可爱而已。”


 


 


 


蔡徐坤收回按在玻璃上的手,转过头来看着王子异,两只手一起握住了他的手掌:“不管它愿不愿意,它都已经这么可爱了……它会因为这个被坏人捉弄,但也因为这个,才会被我们救到医院里来。”


 


 


 


王子异握紧了蔡徐坤的手,没有再追问下去。


 


 


 


后来王子异被人嘲讽,被人骂,被人指着鼻子说抄袭吸血的时候,他就莫名的想起了这只萍水相逢的小猫。


 


 


 


王子异想,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事情发生的时候,蔡徐坤没有和他待在一起。


 


 


 


王子异在心里庆幸。他想幸好蔡徐坤不在,没有人会看得出他的狼狈。


 


 


 


王子异家教良好性格温和,长到快二十二岁才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人辱骂,是这种感觉。


 


 


 


王子异没有经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他赤手空拳,和这个世界所有的恶意贴身肉搏。


 


 


 


王子异觉得自己是个悲情的斯巴达勇士,用血肉之躯,生生抗住刀锋利刃。


 


 


 


他也疼的。


 


 


 


但是除了这个,他想不出任何别的办法。


 


 


 


王子异把自己关在房间,待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蔡徐坤推开了门。


 


 


 


蔡徐坤走进来,把勇士淌满鲜血的拳头抱在自己胸口,心疼的望向他的眼底:“王子异,你还有我。”


 


 


 


王子异松开攥了一天的手,把掌心里握到发烫的手机甩到一边,抱着蔡徐坤,埋着头在他怀里喘息。


 


 


 


蔡徐坤轻轻摸他的耳朵,像平时王子异哄他睡觉时那样去抚摸王子异的头发:“子异……你得学会跟世界和解。”


 


 


 


王子异更紧的抱着他,没有回答。


 


 


 


蔡徐坤搂着他的脖子,小心翼翼把自己的头靠在王子异头顶:“王子异……你得明白,你现在不光是你自己,你还有我……所以你必须原谅他们,也要原谅你自己,不然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王子异猛然抬起头去看蔡徐坤。


 


 


 


蔡徐坤松开环着他脖子的手,又去摸王子异的眉眼:“一辈子也没有多长啊,就不要跟他们浪费了……你多想想我,好不好?”


 


 


 


王子异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谢上天。


 


 


 


他之前也会感恩,感恩他有一个好的家境,好的身体,好的生活。


 


 


 


但此刻,他有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无关梦想,无关成败,只是属于他和蔡徐坤的,更广阔的未来。


 


 


 


王子异的眼睛里重新亮起了光。


 


 


 


他握着蔡徐坤的手,冲他用力点头:“好。”


 


 


 


王子异二十二岁生日那天一直过的很热闹,最后留给他们自己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


 


 


 


蔡徐坤关了寝室的灯,手里端着一块只插了一根蜡烛的漂亮小蛋糕,跟王子异说生日快乐。


 


 


 


王子异在刚刚的生日会上假模假样吹了蜡烛,愿望却留着没许。


 


 


 


现在他认认真真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的许了一个愿。


 


 


 


然后王子异吹了蜡烛,抱过蔡徐坤坐在他腿上,喂蔡徐坤吃蛋糕。


 


 


 


蔡徐坤晃着小白腿,想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转过身去敲敲王子异脸颊:“咳,我问你,生日愿望里面,有没有我?”


 


 


 


王子异凑过去舔蔡徐坤嘴唇上的奶油:“愿望是你,一辈子也是你。坤坤,谢谢你。”


 


 


 


蔡徐坤红着眼圈笑弯了眼睛,搂着王子异的肩膀和他接吻:“不客气呀,王子异。”


 


 


 


谢谢你,教会我勇敢,教会我原谅。


 


 


 


也谢谢你,把我规划进你未来的人生。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只好把我的未来,全都赔给你。


 


 


 


你说生日快乐。


 


 


 


其实爱你,就是我的最快乐。


 


 


 


王子异,生日快乐。






Fin.









评论

热度(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