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唇膏

啊啊啊我死了

铃木鱼丸子酱:

现实向。不喜勿进。


1


王子异最近比较烦。


 


上午排练完蔡徐坤过来叫他吃饭,比较烦的王子异不情不愿地还是跟着他走了。


 


蔡徐坤浑然不觉,一边把头埋到饭碗里吃得很欢,偶尔抬起头来问他:“你怎么不吃啊?”


 


王子异有点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地用筷子拨了拨碗里的饭,偷偷抬起眼睛看对面狼吞虎咽的始作俑者。蔡徐坤排了一上午的舞蹈饿得不行,恨不得一口气吃五两米饭,鼓着腮帮子像仓鼠一样嚼啊嚼。王子异心想怎么会有人觉得李权哲像仓鼠,他们没有见过蔡徐坤吃东西吗,世界上还有比蔡徐坤更像仓鼠的人吗。蔡徐坤嘴边挂了一粒米,王子异盯着那粒米看啊看,越看越生气。


 


“你这儿有粒米。”王子异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哪儿啊?这儿吗?”蔡徐坤摸摸自己的左嘴角。


 


“不是,是这边。”王子异伸出手把那粒米摘了下去。


 


唉,王子异感觉自己更烦了。


 


2


王子异最近比较烦,因为他总是不由自主地盯着蔡徐坤的嘴看。


 


到底怎么回事啊?王子异自己也很迷茫。


 


王子异也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注意到蔡徐坤的嘴唇的。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要注视蔡徐坤的脸,就会不由自主地把重点放在他的嘴唇上。’


 


蔡徐坤的嘴唇很好看,有点厚,嘟嘟的,暗红色,让王子异想起自己初中每天放学一定会买的小卖部的豆沙包。


 


可能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吧。王子异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给自己找借口。他对自己的嘴巴其实挺满意的,不薄不厚,大小合适,总之和自己的脸上其他器官非常和谐,不至于去羡慕别人的嘴唇长什么样。他皱着眉头幻想了一下蔡徐坤的嘴巴安在自己身上,嗯,有点怪。


 


3


王子异决定不要遮掩,好好观察一下蔡徐坤的嘴唇,他觉得可能自己看够了看清了就不会再想着了,这个叫厌倦疗法。


 


于是王子异就这么做了。


排练休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喝水的时候、晚上回宿舍去找蔡徐坤串门的时候,王子异只要有机会就盯着蔡徐坤的嘴唇看。


 


蔡徐坤被他看得毛毛的,排练的间隙问他:“子异我脸上是不是长痘了?”


 


“没啊。”


 


“噢。”蔡徐坤莫名其妙,趁着上卫生间跑到镜子前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没有长痘,粉底也涂匀了,嘴角也没有发炎,不过最近可能比较干,嘴巴有点起皮。


 


没想到王子异这么细心。蔡徐坤非常意外,趁着中午回宿舍时候在箱子里摸来摸去摸出根唇膏来认认真真涂了三次。


 


4


王子异觉得自己肯定被下蛊了,否则他为什么越看越觉得蔡徐坤的嘴唇很好看,而且好像比前几天更好看了。


 


蔡徐坤靠在自己旁边的墙壁上喝一瓶农夫山泉,喝几口停下来小声地练习歌曲的rap,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在练舞的其他练习生的动作。他的嘴边还沾着点湿漉漉的水迹,嘴唇亮晶晶的,很润泽的感觉。


 


王子异看得出神,觉得喉咙一阵阵发干,忙一口气喝了好大一口水,不小心呛了气管,瞬间咳个不停,一副要咳得要背过气而去的架势。


 


蔡徐坤被他吓了一大跳,忙过来对着他的背咣咣咣一阵猛烈敲打:“王子异王子异你没事儿吧?”


 


“咳咳咳咳咳没事没事咳咳咳坤坤别敲了你是要把我捶死吗?”王子异有点狼狈地弯着腰匀了匀呼吸,一抬头正对上蔡徐坤的眼睛。他有点做贼心虚地把目光往下移了移想避开蔡徐坤的眼神,又一眼瞄到了蔡徐坤的嘴唇。


 


啊,完蛋了。


 


王子异在心里怒骂自己一百遍,王子异你是不是变态。


 


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点想亲一下蔡徐坤的嘴。


 


5


王子异决定严肃认真地面对这个问题:他,王子异,竟然想亲他的好兄弟,蔡徐坤的,的,的嘴巴。


 


他是不是被关在这个破地方太久脑袋出问题了。


 


但是他可以百分百确定,白天排练的时候他看着离自己只有二十厘米的蔡徐坤,心里有一百个声音在冲他大叫王子异快上去用你的嘴唇碰一碰他的嘴唇!!


 


王子异突然想起来他最喜欢看的谷阿莫说快用你的舌头狂甩对方嘴唇,他莫名地乐不可支,一个人盘腿坐在床上呼呼呼地笑出声来。


 


完了完了,王子异你变成一个猥琐的大变态了。


 


王子异尽力收敛住自己的笑容,因为他刚才想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解释自己刚才的蜜汁冲动。他一跃而起跳下床冲出了宿舍。


 


6


尤长靖觉得自己可能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他呆呆愣愣地看着还在喘气的王子异:“你说你想吃果冻?”


 


王子异点点头:“对,我想吃果冻,你有没有?”


 


“我我我没有哇我没有果冻谁跟你说我有果冻的……”尤长靖目光躲闪支支吾吾,一边在内心检讨尤长靖你是不是平时吃零食太招摇了怎么平时不怎么吃零食的王子异都不远万里大晚上来你宿舍找你要果冻吃呢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存在箱子里的粮食很快就要被瓜分完了啊。


 


“没有啊,好吧,”王子异也没表示什么怀疑,点点头准备离开:“那你知不知道谁有啊?楼下小卖部会卖果冻吗?”


 


尤长靖被他老实巴交的认真目光看得愧疚得不行,感觉自己仿佛拖欠老实山西煤矿工王子异工资的心机深沉邪恶狡诈包工头,叹了口气:“不用啦不用去找别人啦,我好像还有两个果冻我翻出来给你啦。”


 


“谢谢谢谢bro.”王子异心满意足地抱着两个果冻离开了,留下尤长靖唉声叹气地清点自己剩下的零食储备。


 


王子异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吃果冻了,蔡徐坤的嘴巴亮晶晶软软的,看着就很像果冻嘛,自己去吃个果冻不就好了。


 


从尤长靖那里回来王子异一口吞了两个果冻感到十分满意,舒舒服服地上床睡觉了。


 


7


清醒过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王子异伸手摸过来手机看了看时间才早晨五点,离起床还有半个小时,宿舍里其他人都睡得死沉,深深浅浅的呼噜声响成一片。


 


这个觉是睡不成了,各种意义上。王子异睁着眼睛顶着头上的一小块黑暗里影影绰绰的天花板,回忆刚才的梦。


 


他梦到自己和蔡徐坤坐在一起吃果冻,花花绿绿一大把,各种味道的都有。


 


两个人吃的很快,一大把一会就消灭到只剩几个了。蔡徐坤看了看剩下的几个,问王子异还有没有苹果味的了,他喜欢吃苹果味的。


 


王子异一边剥了一个放自己嘴里一边瞄了几眼剩下的:“好像没有了。”说完条件反射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啊最后一个苹果味我吃了。”


 


蔡徐坤眯了眯眼冲他笑了,对他说:“可是我也想吃最后一个苹果味。”


 


然后王子异眼睁睁看着蔡徐坤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大脑一片空白。


 


在这种仿佛时间暂停的空白里他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碰上了自己的嘴唇。


 


然后他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王子异懵懵懂懂,感觉自己脑子里还在放烟花,咻咻咻,乓乓乓,砰砰砰。


 


王子异爬下床轻手轻脚进了卫生间。


 


好吧,面对现实。


 


王子异不是羡慕蔡徐坤的长相,不是脑子抽风,不是想吃果冻。


 


王子异就是想亲吻蔡徐坤的嘴唇。


 


8


蔡徐坤的唇膏找不到了。


 


明明昨天才找出来开始用的,今天就找不到了。蔡徐坤有点沮丧。


 


嘴巴上的死皮还有一点点,而且今天还有第一次排名公布,他不希望自己有一点点不好的状态。


 


早上在宿舍里找了一会没有找到,出于一点点洁癖又不是很想问别人借,一直到登台蔡徐坤都觉得嘴唇不舒服,没有抹唇膏直接上了唇釉之后感觉更不舒服了,有点干干涩涩的。


 


排名发布前还是问旁边的人借了唇膏稍微擦了一下,没有想到过了一会张艺兴竟然带了一只魔法医生的唇膏给自己。蔡徐坤心情很好,下来以后也一直带着这只唇膏,第二天排练的时候认认真真地涂了好几下。


 


王子异在旁边看着,了然于心地微微点头,原来这几天感觉蔡徐坤嘴唇更软了是因为涂了唇膏啊。


 


他感觉自己内心那股危险的冲动又在蠢蠢欲动了。


 


9


晚上的时候王子异和蔡徐坤一起加班练《Papillon》,练到后面两个人都有一点累,休息的时候蔡徐坤靠着墙昏昏欲睡,长睫毛搭下来一动不动。


 


王子异坐在旁边盯着他看,因为对方闭着眼睛所以看得更加肆无忌惮。闭上眼睛的蔡徐坤变得很柔软,收起了平时的干劲和神采奕奕,让他想起高中时候看的《小王子》里面罩在玻璃罩子里的玫瑰花。他呼吸平和悠长,神色安静,嘴唇微张,因为涂了唇膏显得更加嘟嘟的让人想伸手碰一碰。


 


王子异叫他:“蔡徐坤?”


 


蔡徐坤没有回应,依然睡得很平稳。


 


王子异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肩膀:“蔡徐坤?”


 


“你睡着了?”


 


王子异颤颤悠悠地单手撑着地靠过来,一点点靠近,在心里对着蔡徐坤放狠话:你再不醒我就亲你了?到时候你不要后悔,你就算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破喉咙破喉咙。


 


王子异自己在心里叫了两声,心一横闭着眼靠了过去。


 


和梦里一样。蔡徐坤的嘴唇温热,随着呼吸有一点点颤动,软软的,像果冻一样,又像王子异在游乐园吃过的棉花糖。王子异感觉自己像掉进了棉花糖里面,像在飞,又好像在水里,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好像跌进了一个万花筒,虽然闭着眼睛却好像眼前花花绿绿全是光在闪。


 


王子异伸出一点点舌尖碰了碰蔡徐坤的嘴唇然后飞快地离开了,直起身摸了摸鼻子,装模作样好整以暇地坐直了装着看风景,又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最后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出门上厕所去了。


 


他现在心情很好,心里有一百个周锐在放烟花,咻咻咻,乓乓乓,砰砰砰。


 


蔡徐坤的嘴唇真的很好亲。


 


而且,可能是梦境的误导,他的嘴唇是苹果味儿的。


 


嘿嘿。


 


10


蔡徐坤听见人出去了咔哒关上了门,才终于敢把眼睛睁了一条缝。


 


唉。


 


蔡徐坤叹了口气,又得补一次唇膏了。


 


Fin.



评论

热度(1096)

  1. 铃木鱼丸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我死了